2022-08-31 15:08 LJY2345   评论关闭   1 

父母在千岛湖老家,妻子经常出差,选哪个孩子接送?“让一个当爸爸的做这种选择,太残忍了。”

“多子女同校就读的需求主要存在于城市地区,农村地区还不多见。我们分析,这种需求的出现,和人口政策的调整密切相关。”上城区教育局局长项海刚说。

“不能因为可能出现的极少数挤占学区内生源学位的情况,就不去解决一大批多孩家庭的实际困难,这么想是懒政思维。”

2022年7月,青岛市的一名父亲,在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留下了这样一条留言:“老大摇号进了一所小学,老二还得摇号才能进同一所小学,如果摇不上,就得进入两所不同的学校。”他希望,青岛尽快出台类似“长幼捆绑”的政策。

8月11日,青岛市教育局回复称,将积极借鉴其他地市经验,评估实行长幼随学政策的可行性。

这条消息尤其引发家长群体关注。早在2022年4月的青岛市两会上,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在义务教育阶段由家长自愿申请长幼随学。

长幼随学意为多子女同校就读,南方周末记者发现,目前已有一些地市有相关探索,明确在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同一家庭的多个子女,如因摇号等原因无法在同一学校就读,造成家长接送负担,可由家长申请长随幼或幼随长,或长幼同调,由教育部门统筹至同一学校就读。

2022年6月,浙江省教育厅下发通知,在全省范围内试行长幼随学政策。这是第一个以省为单位实施的省份。

通知下发的两个月前,杭州两会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均有人提交长幼随学的议案提案。政策迅速落地无疑透露一个信号:国家人口政策调整之后,城市地区已经出现多子女家庭同校就读的显著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省教育厅的通知也划出明确的红线:不得出现大班额。

两个选一个,怎么选?

游青青是杭州本地人,大女儿10岁,读四年级。游青青婚后,一家住在公婆位于杭州西湖区的家中,大女儿也在那里上了户口,在附近上学。

2016年,小女儿出生。随着家庭条件逐步改善,夫妻俩在杭州市上城区天地实验小学旁买下一套新房,2019年交付使用。

住进新房是在2019年4月,小女儿也到了读幼儿园的年龄。搬新家的喜悦还未了,游青青的“噩梦”却开始了。

小女儿的户口落在新房,也就顺理成章读了新房附近的幼儿园。而已录取到西湖区某公办小学的大女儿,想要转学到离新房最近的天地实验小学,却绝非易事。

这是一所热门小学。上城区教育局局长项海刚介绍,该校址在2014年建成投入使用,此后以出色的硬件条件和过硬的教学质量迅速赢得口碑,成为周边家长的择校首选。

2019年正是该校招生矛盾最突出的一年。校长王雷英回忆,部分被调剂到其他小学的家长集体拨打12345政务服务热线投诉,“但是没办法,我们学校实在太满了”。

因此,游青青的大女儿只能留在西湖区继续上小学,与新房相距18公里。

丈夫在外地工作,日常接送由游青青和两位老人负责。每天早上,游青青送小女儿去幼儿园,下午放学接回,开车到西湖区家里。遇到晚高峰,18公里的路要走上一两个小时。

见大女儿的时间只有放学后。吃完晚饭,辅导一会儿作业,到了8点,就得开车带小女儿回新家。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年。

“家里两个孩子,能不能上同一所学校?”

(农健/图)

但在一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