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31 7:0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一位律师曾碰见一对高净值夫妻,“几个亿的资产都谈下来,最后因为一条狗谈崩了”。

婚姻法中支持离婚的依据是“感情破裂”,但现实中“感情破裂”的情形难以判定。

邹露璐申明“关于婚姻法的最大误区”:伴侣出轨,可以要求对方净身出户吗?“答案是否定的。”

离婚律师的长线战争:“所有最终走向决裂的人,曾经都是相爱的”

婚姻家事领域常被视为律师界的“低端业务”,行内流传着一种说法,“刑诉律师见证人性的善,婚姻家事律师见证人性的恶。”(受访者供图)

一桩离婚官司是从当事人走进咨询室开始的,律师邹露璐对这套流程不陌生:当事人携带着各自灰败的婚姻经历,坐在婚姻家事律师面前,带着不甘、愤怒和眼泪。邹露璐通常承担倾听者的角色,她知道,对于下定决心要离婚的人来说,一切刚刚开始。

婚姻家事律师面对的是一道道长线战争。那些隐秘的家事,原本发生在房门之内,如今需要外人审视,依托法律解决争端。

一对夫妻想要离婚,通常有两条途径。其一是去民政局协议离婚,有30天的“离婚冷静期”;第二条路是去法院诉讼离婚,如果调解不了,流程将会拖得更加漫长。邹露璐手里同时转着13个案子,时间跨度的标准单位是“年”。她手头有一桩案子,两年前的夏天接到咨询,2022年上半年刚刚结束二审。

律师莫珣珣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诉讼离婚,一般会有一个月的诉前调解,调解不成,则进入法院的审理程序,简单的案件三个月,复杂的要六个月。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第一次诉讼离婚,法院大概率判不离。

莫珣珣说,婚姻法中支持离婚的依据是“感情破裂”,但现实中“感情破裂”的情形难以判定,除非存在家暴、重婚、遗弃、虐待等情况。莫珣珣接待过一位女士,长期遭受丈夫家暴,法院第一次还是判不离。莫珣珣说,家暴的取证确实很难,但也没有离不了的婚。

按照规定,第一次判决不离后,除非另一方起诉离婚,否则必须六个月到一年以后才能第二次起诉。第二次起诉,法院大概率判离。但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人就会开始做转移财产的准备——有人每个月买一只奢侈品包,有人开始做有风险的投资。即使申请了财产保全,一审结束后也会面临解冻。“事前防不住,事后也难以证明是恶意转移,这是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题。”夫妻俩辛苦积累下的财富,有人宁愿花掉,也不愿意对方多分一些,莫珣珣很难理解那种心态。

漫长的诉讼过程中,一对难以调和的夫妻会走向不同的岔道。

对簿公堂时,有人锱铢必较——一对为了五块钱离婚的夫妻,会计较一包纸巾、一瓶矿泉水的钱;有人老死不相往来,夫妻开庭全程避开,说走到诉讼时才终于看清了伴侣的真面目;也有人被律师拉进调解室,剧烈争吵,几乎要出动法警维持秩序,走出调解室后两人却决定放下,相逢一笑泯恩仇,所有先前的矛盾都顺利达成共识,连律师都感觉讶异。

经济实力旗鼓相当的一对夫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时,列表一样举出房产、经济状况、夫妻二人的父母是否有余裕带孩子,发现所有条件都几乎打平。最后,一方拿出高德地图导航,以距离孩子的幼儿园更近一些作为优势。一位律师解释,这不过是68分和70分的区别,法院不会因为这两分就倾向某一方。有时,共同财产不止囊括房子和股票,宠物的所属也会导致整个谈判的失败——一位律师曾碰见一对高净值夫妻,“几个亿的资产都谈下来,最后因为一条狗谈崩了”。

“家事婚姻律师碰到的案件,从民法典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一位知名律所合伙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行内流传一句话:“刑诉律师见证人性的善,婚姻家事律师见证人性的恶。”看遍了婚姻家事纠纷,“见过了很多挑战三观的事情”,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梁瑛说,做婚姻家事律师,是一个不断对人性降低预期的过程。

2022年7月,首部讲述婚姻家事律师的纪录片《亲爱的敌人》上线,跟拍了二三十个婚姻家事案例。导演肖姝说,拍摄时她的第一感觉是惊讶,“我没有想到居然有那么多人真的愿意来找律师打离婚官司,因为中国有一句老话,家丑不可外扬”。

《亲爱的敌人》监制唐剑聪起初受邀拍“高大上”的商事律师,团队成员却做得提不起兴致——那些涉及经济贸易的案子“离普通人太远了”。有同事提议改做离婚律师,唐剑聪想到,影视剧里对这个群体的刻画的确很悬浮,拍一部以婚姻家事律师为主角的纪录片,或许能反映出真实的现代婚姻生活。

“婚姻这个事情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因为它让人琢磨不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就有一千种不同的婚姻和爱情。”唐剑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很难靠几条铁律,就把家庭经营好。

片子拍完后,肖姝的同事问她,“你们拍这个片子,是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