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31 3:16 LJY2345   评论关闭   0 

用户在我们平台上付人民赏金,可以看作消费行为,就像在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一样。

那几年互联网创业热火朝天,我成天想着融资和上市,一整晚上睡不着觉;后来思维开阔了,总考虑国家缺什么,就想到了这个项目。

我在2015年前后发现公安发布的通缉令没地方贴,出现了这样一个痛点。万一哪天公安部把我们整合了、收编了,这个平台就上交给国家。我期待的是,将来有一天公安局有通缉令了,可以直接在我们的平台上发布。

2020年以前我们是个“整编制”的公司,上热搜之后网上的信息全是负面的,公司成员心力交瘁,就散了。我现在在一个央企工作,用业余时间运营这个网站,其他成员也都是兼职。

1个A级通缉犯悬赏4元,“人民赏金”创始人回应骗钱质疑

欧阳志鹏的人民赏金已经达到了240元。 (网站截图)

“人民赏金”第二次走进公众视野,是因为只值4元钱的在逃嫌疑人。有网友截取了这个网络平台信息:A级通缉令里的欧阳志鹏,赏金为4元。并配以一段话:当你觉得自己不受重视、没人在乎的时候看看这个。

而两年之前,这个主要展示在逃嫌犯、失信人员、法庭直播等政法信息的非官方平台,因为接受转账被认为是骗钱。现在在知乎里还能找到这件事的痕迹,在“如何评价通缉犯信息查询APP人民赏金”这个问题下面,在逃人员信息的错漏和收款二维码被截图展示。

两年之后,APP上在逃人员的信息错漏被修正,支付方式也从二维码转账变成了购买虚拟物品,但近日的媒体报道里,“人民赏金”接受充值的行为再一次受到质疑。平台创始人袁艳春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称,用户在网站上的充值、消费与在直播平台上的是一样的——都是购买虚拟物品,属于消费行为。

目前,平台的模式确实与直播平台类似:用户充值购买“泪滴”,1元能买1泪滴,然后在公布嫌疑人信息的页面将泪滴作为悬赏,手铐1泪滴,警棍10泪滴,警车100泪滴,牢房1000泪滴。

袁艳春自称,如果举报人能提供线索有效、被警方采纳的证据,就会将扣税之后的赏金全额转给举报人。不过,这些悬赏金额过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举报人联系他。

他说,从网站上线到现在,充值悬赏的人一直不多。每一个逃犯页面里都标注着公安赏金和人民赏金两个部分,人民赏金多数是0,偶尔有个位数。“我们就跟欧阳志鹏一样,那么孤独、冷和寂寞。”

不过,欧阳志鹏受到关注后身价飙升,截至8月30日22时,人民赏金已达240元。

至今没人来领赏金

南方周末:这些天网友、媒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