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31 0:0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印控克区的武装组织大体上分为三类,分别是当地由于宗教诉求或自治诉求形成的反印度当局的激进组织、由外国势力支持的反印度的武装组织和跨国恐怖组织(如“伊斯兰国”、“基地”组织)旗下的或受其意识形态影响的武装势力。

如果印巴冲突是克什米尔安全形势恶化的历史根源,那么“370条款”事件则是不可忽视的现实因素。

萨希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前印控克区中,很多当地人为恐怖分子工作。他们之中大多数为年轻人,混迹于平民之中,被称为“混合恐怖分子”。

废除“370条款”三年后 印控克什米尔“恐惧重现”

2021年12月30日,当地发生枪战,造成三名激进分子被打死,三名印度警察和一名印度准军事士兵受伤。 (IC photo/图)

2022年8月15日,是印度独立日。萨希尔·缇可第二次回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夏季首府斯利那加。

作为一个从小颠沛流离、在难民营长大的印度教徒,能回到故乡庆祝印度独立日,是件“难以置信的事”。

与2021年相比,萨希尔心情却更沉重。“这个独立日,印度政府应该竖立一面印度国旗,以纪念查谟和克什米尔警察局的牺牲者们。”他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哀悼。

据印度警方披露数据显示,2022上半年,至少有11名印控克区的警察被武装分子枪杀,针对平民和警察的袭击呈上升趋势。一名匿名警察受访时称:“我们必须回家,从市场买蔬菜,把孩子送到学校。(对于武装分子来说)我们是软目标。”

自2019年8月印度政府废除宪法“370条款”以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失去了自治“特权”。在印度政府高压管控和经济帮扶的“组合拳”下,大规模的武装叛乱并未发生。

但怒火并没有消失。

“相较于上世纪90年代的高峰期,目前该地区的安全形势已大为好转,呈现‘小规模、高频率’特点。”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近年来,印度莫迪政府采取多种措施,希望增强该地对印度的国家认同,这可能引起恐袭活动的“短期反弹”。

“恐惧重现”

2022年7月12日晚,斯利那加郊区一所检查站遇袭。正在巡逻的56岁助理副督察穆什塔克·艾哈迈德(Mushtaq Ahmad)和两名下属遭遇枪击。艾哈迈德当场身亡,两名警员受伤。

据警方披露,这是自2022年1月以来,在印控克什米尔被武装分子枪杀的第11名邦警察。2022年年5月,警察古拉姆·哈桑(Ghulam Hassan)在斯利那加一处公路附近遇袭。而警察赛义夫拉·卡德里(Saifullah Qadri)在准备送女儿上学时,在家门口被武装分子枪杀。

面对辖区内不断发生的警察遇袭案,印控克区警察局长迪尔巴格·辛格愤怒地声讨,“他们杀死平民、警察,然后躲入地下,装作若无其事。”他称其为“一种不露面的恐怖主义”。

频发的恐袭案,让萨希尔记忆中的恐惧重新袭来。

“这是有人精心策划的恐怖主义行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恐怖分子没有明确的袭击对象,受害者有“安全部队士兵、政府雇员、政治家、平民”。“最近他们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以及一个和父亲骑自行车的孩子。”萨希尔说。

在萨希尔的记忆中,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类似的袭击时有发生,“恐怖分子们一直试图通过不同的方式破坏和平”。

萨希尔和他的族人们有一个专属名字——潘迪特人。这个族群特指居住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度婆罗门教徒。他们本是该地区的原住民,不少人是精英统治阶层。但相较于人口占比更大的穆斯林民众,他们则是“少数派”。

20世纪90年代激烈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