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0 2:32 LJY2345   评论关闭   0 

200億元票房背後的電影配樂師,與小人物和失敗者共情

11月12日晚,曼谷街頭,騎車回家的彭飛正等紅綠燈,包里的手機一陣震動。低頭一看,朋友來消息,他為電影《獨行月球》創作的配樂拿到了第35屆金雞獎最佳音樂獎。

「這幸福來得好突然。半年前還在家裡和導演倆人黑着臉改音樂,現在想想,充分的坦誠可能是每一部作品成功的前提。」在朋友圈裡,彭飛隔空感謝了導演張吃魚、混音與製片人。

票房31億元的喜劇電影《獨行月球》,是2022年中國電影暑期檔的票房冠軍,打破17項影史紀錄。《獨行月球》只是彭飛諸多電影配樂中的一部。這些年,他為《囧媽》《你好,李煥英》《西虹市首富》等十幾部商業大片配樂,幾乎每一部都是口碑與票房雙贏,這些電影的票房累計超過200億元。

200億元票房背後的電影配樂師,與小人物和失敗者共情

2020年至2021年,中國連續兩年奪得全球影院票房冠軍,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目前,中國電影年產量約1000部,只有極少數能被觀眾看到。彭飛做的電影配樂不算多,幾乎部部被市場認可。

彭飛小半輩子學古典音樂,是國內第一位獲得爵士小提琴演奏專業學位的音樂人。他從古典一路跨越到爵士、電影配樂與流行音樂領域,胡彥斌、林宥嘉、莫文蔚等一線歌手背後,也有他的創作與譜曲。

目前旅居在曼谷的彭飛,接受第一財經電話採訪時坦言,他是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了一條不尋常的路,付出了很多代價,「就像是一場賭博」,「我確實很幸運,在這個行業里,想走這條路的人千千萬萬」。

從每一個小人物出發

每年找到彭飛做配樂的電影有十幾部,但他通常只接三四部。有意思的是,很多樣片拿過來,貼的參考音樂就是他之前寫的。

從2015年第一次擔綱電影《港囧》的配樂開始,彭飛的作品很多都是為喜劇電影創作的。這也讓人留下一個印象,以為彭飛更願意選擇喜劇片。其實,他不會把喜劇單純視為喜劇,而是在每一部劇情片中,尋找一個個小人物。

「通常我的創作方式,不是想風格,而是想人物。」彭飛坦言,相比文藝片,喜劇電影、商業電影的配樂難度更大,「文藝片的節奏比較平緩,不用寫具象的旋律。商業片的剪輯速度很快,幾十秒可能就有一個轉折。」

他認為,一位電影配樂師必須對電影里的人物有共情能力,尤其要關注電影里的小人物和失敗者,對他們的遭遇產生同情,「好的配樂並不一定是旋律有多美,而是你為人物寫的音樂能讓人物立得住,讓他們在故事中認真地活着」。

200億元票房背後的電影配樂師,與小人物和失敗者共情

理解電影、感悟劇情、共情角色,最終把所有的情感張力用音樂表達出來,這是彭飛認為決定電影配樂高低的重要條件。

他參與電影配樂創作的時機也各不相同。韓寒執導的《乘風破浪》,他從劇本階段就開始介入。接《你好,李煥英》時,他聽說拍攝期間沒有事先想象的那麼順利,看樣片時也沒抱太高期待。但看完覺得竟然還不錯,就決定為其創作配樂。電影插曲《萱草花》是一首母親寫給女兒的歌,被片中母親的飾演者張小斐演唱后也成了傳播度不低的歌曲。

接項目全憑直覺,他相信,電影的每一個細節做足,觀眾的體驗會成倍上升。

《獨行月球》是彭飛做的第一部科幻電影,內核依然是喜劇,複合元素對他的創作提出新的挑戰。通常,科幻的大場面需要交響樂的大體量,才能顯示出恢宏氣勢,從技術上來說,這是彭飛擅長的。但喜劇又需要輕盈靈巧,這就需要平衡好一個度。

多年與開心麻花團隊合作,彭飛已經有了足夠的經驗,電影團隊也給他充足的創作空間和信任,通常一稿就能定下音樂基調。這一次,他與導演不斷討論配樂的風格與節奏,為這部中文+科幻+喜劇的電影尋找獨一無二的音樂表達。

「看完《獨行月球》的第一感受是,配樂調動了很多情緒。好的音樂真的能給電影加分。」在網易雲音樂《獨行月球》電影原聲專輯評論區,有網友這樣感嘆。

遊走在古典、流行與爵士之間

為電影配樂是彭飛始於少年時的夢想。

他5歲開始學小提琴,在瀋陽音樂學院附中讀書時,常跑到學校圖書館借外國老電影的磁帶。這些蒙了厚厚灰塵的磁帶,打開了一個少年對於音樂與電影的無限想象力。多年以後,他才有機會看到其中的部分老電影,音樂卻早已聽得滾瓜爛熟。

學古典小提琴,未來的道路幾乎都能想象。一種是獨奏家,那是鳳毛麟角的佼佼者;一種是考進交響樂團,這需要日復一日的勤奮苦練,演奏生涯一眼望得到頭;最多的出路則是做音樂老師。

彭飛拒絕了一切可能性,他很早就決定,他要做編曲,做電影配樂,這個想法在當年顯得不切實際。

他從來都是周圍人眼中的「病人」,整天胡思亂想,不好好練琴。1996年,彭飛考進上海音樂學院管弦系小提琴專業,繼續不務正業地研究各種與專業課無關的內容。專業老師憂心忡忡,擔心他考不上交響樂團。

200億元票房背後的電影配樂師,與小人物和失敗者共情

畢業后的彭飛曾去酒店拉琴,組樂隊,玩爵士樂。2001年,他飛到歐洲,相繼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學院和荷蘭海牙皇家音樂學院學習爵士小提琴的演奏、寫作和編曲。兩年後,他回國從廣告配樂做起,一點點接近夢想。

為廣告做配樂,要求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幾秒就能完成一個快速變化的劇情和情緒。這種高強度的訓練,使他盡情嘗試了音樂的各種語言、可能性和變化。

他早年為胡彥斌、趙可、林宥嘉做編曲或製作人,又受邀擔任《中國好歌曲》編曲監製,逐漸在業內成名,獲得《港囧》的電影配樂機會。

「很多人忽略了一件事。中國學古典音樂的人,有成千上萬在交響樂團工作,但以電影配樂為生的,只有幾十個人。這個行業的頭部和尾部相差很大,如果只看頭部,電影配樂可能就十幾個或是幾個人。」回看自己這一路,彭飛感嘆,他是幸運者,從初中開始就在為這一天做準備。

在流行音樂圈,曾有一個神秘的作曲人Akiyama Sayuri,創作出火箭少女101的《卡路里》、莫文蔚的《這世界那麼多人》等爆紅金曲。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就是彭飛。

「相對電影配樂,聽流行音樂的人比較多,如果一首歌紅了,來往的事情更多。我不擅長這些,喜歡儘可能不被打擾創作。」彭飛對第一財經坦言,之所以取一個片假名的女性筆名,也是想給自己一個女性身份,可以從另一個性別視角來創作。

這個筆名所創作的流行歌曲僅十幾首,如今對彭飛也成了包袱,「出名和流量對我沒意義,我不是靠那個活的」。他甚至想過,是否重新再取一個筆名來創作,以此拋開外界關注。

如果說流行音樂和電影配樂,都是為了大眾而創作,彭飛還有自己更純粹的音樂自留地。

2015年,他曾憑首張音樂專輯《第三個月》斬獲第26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作曲人獎。這張國內少有的爵士音樂專輯,被網友譽為「一張融合了爵士、古典、R&B、世界音樂的寶藏唱片」。

去年12月,彭飛與作詞搭檔李聰組成「NPT無實物藝術團」發行首張創作專輯《夜間模式》,將古典樂、爵士樂、電子合成器音樂融合在一起,玩了一次都市流行音樂的復興。

今年,彭飛移居到泰國繼續音樂創作。如果能找到音樂上的玩伴,他甚至想在曼谷組一支爵士樂隊,重拾對現場即興演奏的狀態。

2016年之前,彭飛一直在上海持續爵士樂隊演出,持續了十幾年。他與樂隊在上海老牌的JZ CLUB和Cotton Club演出,每周演兩三場,還跟樂隊到蒙特利爾爵士音樂節等各種大小音樂節演出,每年都有幾個月巡演在路上。

「爵士演出和音樂創作有各自的美感,兩者互有啟發。」彭飛說,現在他減少了聚會和應酬,周圍的社會關係變得更加簡單和自由,剔除了很多信息干擾。這樣的清凈,能讓他建立自我的世界觀、哲學觀與底層邏輯,「把技術歸納、整理、消化,再輸出」。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裡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繫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200億元票房背後的電影配樂師,與小人物和失敗者共情

    吳丹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