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9 13:0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維護老年人的尊嚴是一位優秀的老年人能力評估師必須顧及的目標。凌曉晨更願意讓評估變成一場對談,而不是一個測試甚至是審問。

雖然老年人能力評估參照的標準有細微差別,但大致遵循了國際通用的評估老年人能力的四大指標,即生活能力、精神狀況、感知能力和社交水平。

一些參與評估的第三方社會組織專業水平不高,評估把關不嚴,甚至出現評估人員和老人串通騙取補貼現象,「昨天剛被評為重度失能,今天就被發現在跳廣場舞」。

(本文首發於2022年11月17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曹海東

老年人能力評估師: 我不是給失能老人貼標籤的人

2021年11月25日,長護險機構護理單位青鳥頤居(晉江)養老服務有限公司護理人員在福建省晉江市社會福利中心照料參保長護險的老人。 (新華社/圖)

你可能無法想象,當一個人變老時,畫時鐘這項看似簡單的任務竟也很難完成。

比如,你可以選出三項物品,先請老人辨別並記住,隨後請老人在紙上畫一個圓形的時鐘,並標記出10點45分,最後再讓老人說出剛才展示的三樣物品是什麼。

凌曉晨見過各式各樣的時鐘:橢圓形的、方形的,沒封口的、其它奇怪形狀的……有一位老人標不出刻度和時間,自己也非常懊惱,索性在錶盤上直接寫上「10:45」,把時鐘變成了電子鐘。

這是一道評估老人認知功能的經典考題。「這道題目考察了好幾方面的能力,例如手指的控制力和靈敏度影響老人能否畫一個完美的圓,空間想象力、記憶力等能力也會決定最終能否標註出正確時間。」凌曉晨說。

老年人的生活能力、精神狀況、感知能力和社交水平,被凌曉晨這樣的老年人能力評估師以類似試驗的方法量化,濃縮在一張表格里,得出老人的能力等級,並作為養老院照護、政府補貼、長護險投保等的依據。

「評估師並不是一個挖掘老人信息的偵探,也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給老人貼標籤的人。」老齡化智庫「思德庫養老信息化研究院」院長田蘭寧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老年人能力評估師還要幫助老年人找到他們身上的優點,重拾自信,激發潛能,按照自己的需求、願望和能力去參與社會生活,同時也能獲得充分的照護。

2020年7月,人社部聯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佈了9個新職業,老年人能力評估師位列其中,存在多年的「評估員」自此有了正式的職業身份。

中國勞動學會常務理事侯純輝觀察到,雖然市面上有資質和無資質的評價機構打出的技能認定證書廣告滿天飛,但職業建設實際進展緩慢,「我國老年人能力評估體系仍處在探索階段,還不能說進入了發展階段」。

「為何評估的級別這麼嚴重?」

衰老,往往來得悄無聲息,甚至至親有時都抓不住蹤跡。

一位老先生患有阿爾茲海默症兩年多了,由於兩個兒子都有各自的生活,老先生患病後,老兩口做了一種中國式父母的典型犧牲——刻意對孩子們隱瞞了病情。憑着曾做過護士長的老伴兒悉心的照料,竟沒讓偶爾來串門的孩子察覺到異樣。

但老奶奶已不再年輕了,老先生日漸加重的病情壓得她透不過氣來,生活也彷彿掉進了一個漩渦,失智后的老人像個控制不住脾氣的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