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14:3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社論:對美聯儲等央行鷹派政策 保持戰略定力

中美利差不可能持續走闊。

美聯儲議息會議再度絞痛全球風險資產市場。最近美歐股市連續走低,兩年期國債收益率逼近4%,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突破3.54%,美元指數繼續走強,大宗商品趨向消停。

如果說曾經市場試圖通過寬幅震蕩來動搖美聯儲立場,那麼如今市場對美聯儲加息75個基點還是100個基點,其實已不再敏感,市場投資者更趨向於調整風險資產配置策略,以應對更為實際的風險衝擊。畢竟,全球風險資產定價之錨的十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躥升,正在攪動全球金融市場進入深度調整。

2008年以來,美聯儲等與寬鬆貨幣政策長期為伍,澆灌出的不僅是通脹這朵惡之花,還有扭曲的全球風險資產配置。

美聯儲資本市場部門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過去20年息稅支出下降影響了標普500指數非金融公司三分之一的凈利潤增長。具體為,全球金融危機前,息稅支出與息稅前利潤(EBIT)的比率為45%,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這一比例降至26%。金融危機前標普500指數非金融公司面臨的利率在6%左右,今年一季度降至3%。同時,全球金融危機前,企業稅率平均約30%,特朗普的《減稅和就業法案》通過後,法定公司稅率從35%下降到21%,但拜登政府則正試圖加稅。

隨着持續高強度地收緊貨幣政策,美國企業面臨息稅支出上升。若息稅前支出恢復到危機前水平,美聯儲研究顯示,會將美國非金融公司年度凈利潤增長率由目前的5.4%壓至3.6%左右,其中稅收支出回升會壓低凈利潤增長率1.3個百分點,利率影響0.5個百分點。

目前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已達3.54%,如果將美國企業目前5.4%的凈資產收益率看作美國的投資邊際收益率或者自然利率,那麼理論上,美聯儲還有兩個多百分點的加息空間,即在其他條件不變下,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只要不高於5.4%,美國經濟是可以承載的。而如果拜登政府變相增加私人部門稅負水平,將加大美國金融市場風險。

基於現實邏輯,美歐經濟都需擁抱“里根-撒切爾夫人”式變革,即加息+減稅政策的雞尾酒療法,以緩釋市場風險。

對中國而言,做好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攀升的準備,是促進經濟內外均衡的重要保障。

目前中國貨幣政策為護衛中國經濟內均衡提供了明顯的政策空間。9月20日央行貨幣政策司發布的《深化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一文中明確,當下中國真實利率略低於潛在實際經濟增速,處於較為合理水平,並表示貨幣政策當以自然利率為錨實施跨周期利率調控。鑒於自然利率是宏觀經濟總供求達到均衡時的真實利率水平,可用社會加權平均投資邊際收益率來衡量,那麼真實利率已到略低於潛在經濟增速的合理水平,意味着貨幣政策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合理的政策空間。

中美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也得以佐證,目前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在2.7%左右,美國則達到3.54%,且未來可能奔“4”望“5”,中美利差不可能持續走闊,否則中國經濟內外均衡將同時面臨失重風險;最近國內美元存款利率走高,就已警示利率平價和巴薩效應等扭曲帶來的邊際成本過高了。

合理的應對之策,首先是要做好風險資產的優化配置,目前的低利率環境,要優先考慮多做風險拆雷的善後之事,主動加槓桿必須嚴格規制在自身風險可承載能力的範圍之內,經濟內均衡要堅持求穩而不冒進。同時,外均衡上保持好美元流動性,做好匯率靈活性,緩解外部衝擊,適當放開人民幣匯率浮動空間,有助於稀釋全球風險資產重估帶來的部分跨境流動風險。

大道至簡,無欲則剛。做好分內之事,不越位、不錯位,保持推進放管服改革等,多基於負面清單管理的理念用好權、做好服務,是中國應對美聯儲等央行鷹派加息的基本保障。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