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13:51 LJY2345   评论关闭   0 

推進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臨港新片區還能做什麼

作為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的重要載體,臨港新片區可以發揮先行先試作用,積極與高標準國際規則對接,繼續探索推進數字領域的制度型開放,推進數字貿易規則制度建設。

進入新發展階段,推進高水平制度型開放是中國繼續擴大對外開放,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之舉。與流動型開放強調商品和要素的自由流動,旨在進一步降低關稅和非關稅壁壘不同,制度型開放聚焦規則,旨在主動對接高水平國際經貿投資規則。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就是中國制度型開放的一次生動實踐,不僅為中國與WTO成員方相互間商品和要素流動創造了條件,更推動了中國與全球多邊貿易規則體系的融合與互動。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提出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積极參与數字領域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以此為契機,通過推進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可以為高水平開放做出有益探索。

申請加入DEPA是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的關鍵路徑

數字經濟已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全球數字治理則成為國際治理的一個重要命題。與全球重要數字經濟規則有效對接是實現我國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的關鍵路徑。

《數字經濟夥伴關係協定》(DEPA)是由新西蘭、新加坡、智利於2020年6月簽署的全球首份數字經濟區域協定。

2021年10月,中國正式決定申請加入DEPA。2022年8月,根據DEPA聯合委員會的決定,中國加入DEPA工作組成立,以全面有效推進加入DEPA的談判。其間,中國與DEPA成員在各層級已舉行了十餘次部級層面的專門會談、兩次首席談判代表會議。談判工作組將由智利擔任主席方,這意味着中國加入DEPA進程步入了實質性階段。下一步工作組將審查中國的加入請求,並就加入承諾等進行討論和相關談判工作,屆時必將涉及國內一些法律和政策的修改。

與2021年9月我國正式申請加入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相似,加入DEPA的程序要求,一般至少需要經過五個步驟:1.有意加入的經濟體提出正式加入請求通知;2.請求啟動加入程序(需委員會協商一致);3.設立加入工作組(開展談判、協定條款和加入條件的書面報告等);4.委員會批准(需委員會協商一致);5.國內行動措施(申請方完成國內相關改革和法律修改,證明將遵守協定的現行規則)。

目前中國處於加入DEPA的中間關鍵階段,其中的國內行動措施,正是制度型開放的重要體現。

DEPA由十七個主題模塊構成,包括商業和貿易便利化、數據問題、商業和消費者信任、數字包容、數字產品非歧視待遇、對電子傳輸不徵收關稅、監管一致性、電信服務、跨境服務貿易、技術壁壘、知識產權、金融服務、競爭政策、中小企業、例外和一般規定、透明度和反腐敗、爭端解決和最後條款。這些內容與中國正在推進的數字經濟和數字治理密切相關。

加入DEPA談判有助於系統集成近年來中國在數字領域的改革成果,明確下一步改革方向。

目前,中國一些重要經濟領域在積極推進數字化轉型。以加入DEPA為契機,有助於進一步推動完善數字治理規則和治理體系。而且,由於DEPA現有成員還比較少,更有利於談判工作推進。通過DEPA實現中國在數字領域參與全球治理、推進制度型開放,更具有可操作性。

DEPA涵蓋了部分高標準國際數字規則內容,可為後續相關協定談判發揮“墊腳石”作用。

DEPA現有成員新西蘭、新加坡、智利是當年發起《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談判的四個國家中的三個(不含文萊)。DEPA中涉及數字產品非歧視待遇、監管一致性等內容一定程度上參照了CPTPP條款的內容,這可以為中國下一步參加CPTPP談判探索經驗、做好鋪墊。

臨港新片區助力制度層面先行先試

自貿區的一個重要角色是中國推進制度型開放的“試驗田”。中國(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已開始在推進國際數據港建設、探索制定低風險跨境流動數據目錄等方面開展有益探索。今後還需有效對照DEPA的相關內容,繼續在數字貿易便利化(如DEPA規定,在正常情況下快運在提交必要的海關文件后6小時內放行)、數據跨境流動與創新、構建值得信賴的數字環境等方面開展更多創新探索,着力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更好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為全國範圍內建立公開、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奠定良好的基礎,為中國加入DEPA、CPTPP等創造條件。

具體而言,DEPA在無紙化貿易(參加方應公開所有現有公開的貿易管理文件的電子版本)、數字產品非歧視待遇、個人信息保護(在制定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框架時,各方應考慮相關國際機構的原則和準則)、人工智能(負責任地使用人工智能技術的道德和治理框架,採用人工智能治理框架時各方應努力考慮國際公認的原則或準則)、開放政府數據(各方應確定各方可擴大獲取和使用公開數據的途徑,以期增加和創造商業機會)等方面都有特別要求。同時,其範圍和內容都超越了現有中國加入的RCEP、中國-澳大利亞、中國-韓國、中國-新加坡自貿區協定中電子商務章節所涵蓋的內容。因此,這些特定要求將成為中國完善數字領域制度的重要考慮範疇。此外,DEPA的另一鮮明特徵是,相關內容條款帶有“最佳實踐”的性質(如中小企業數字經濟合作、數字包容性等),這類軟約束條款具有較強的制度張力,為中國數字經濟的政策制定提供了實踐參照。

作為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的重要載體,臨港新片區可以發揮先行先試作用,積極與高標準國際規則對接,繼續探索推進數字領域的制度型開放,推進數字貿易規則制度建設。

臨港新片區可以充分發揮在制度型開放中有合規引領作用

中國在制度型開放中既可享受加入協定帶來的利好,也需遵守相關的義務約束。例如,DEPA涉及數據跨境流動、數據本地化存儲、數據安全等一系列問題,對貿易便利化和政府數據開放等都有一系列要求。儘管中國也在不斷完善數字經濟的國內法治體系,近年來相繼頒布《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和《個人信息保護法》等,近期實施了《數據出境安全評估辦法》,這些都為中國參與全球數字治理規則提供了條件,但國內現行實踐在某些方面仍然存在一定差距。

當前國際形勢異常複雜,對企業合規提出了更高要求。為此,需要高度重視經貿政策和企業合規建設,不斷提高國際經貿風險和規則意識,打造服務型合規保障體系。《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條例》作為新片區的第一部綜合性重要立法,對合規建設高度重視,提出建立數據跨境流動、數據合規諮詢服務等公共服務平台,要求相關部門和單位建立企業合規監督評估機制,引導企業建立健全合規管理體系。然而,考慮到DEPA、CPTPP中都含有“數字產品非歧視待遇”等高標準條款,在臨港新片區建設數字貿易先行示範區、打造國際數據港過程中,還需要更有針對性地探索這類規則如何落地實施,以避免後續國際合規風險。

總之,數字領域制度型開放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方面,是中國主動參與全球數字經濟合作和治理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要。為此,需要不斷完善國內規制措施,加強合規體系建設。臨港新片區作為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平台,可以在制度層面率先進行多方面探索,充分發揮引領示範作用,為推動高水平開放作出更大貢獻。

(閻海峰系華東理工大學副校長、臨港-華東理工大學自貿區創新研究院院長、教授,彭德雷系華東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臨港-華東理工大學自貿區創新研究院研究員)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