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11:58 LJY2345   评论关闭   0 

星展中國周邦貴談財富管理:要拓“疆土”,更要固“城池”

近年來,中國居民收入水平提升、資產管理需求增加,疊加當前“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調,居民家庭資產配置逐漸從實物資產向金融資產遷徙,財富管理風口迅速崛起。與此同時,在打破剛兌的政策導向下,中國銀行業財富管理業務也逐漸“回歸本源”,多家銀行逐步清退保本型理財產品,銀行理財也實現了新規以來的最高增速。

2022年,銀行財富管理新形勢結束過渡期后,資管新規正式落地,剛性兌付的保本理財產品也因此正式退出歷史舞台,銀行理財全面進入凈值化時代。隨着越來越多的高凈值人群步入理財市場,財富管理業務鏈縱深發展。

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副行長、個人銀行及財富管理業務總經理周邦貴表示,后資管時代的中國財富管理正向著更全球化、規範化、數字化、生態化的方向邁進,但始終不變的是以人為本,以客戶為中心的價值理念。不論是財富的擁有者、財富的管理者還是財富的守護者,當環境內外承壓、行業百舸爭流,唯有奮楫逐浪才可見天寬地廣。

星展中國周邦貴談財富管理:要拓“疆土”,更要固“城池”

財富管理五大新趨勢:全球化、規範化、專業化、數字化、生態化

自銀行理財產品面世的十餘年來,因保本且收益率略高於存款利率,投資者普遍將其看作“零風險”存款替代品。2018年4月,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管局聯合印發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下稱“資管新規”)規定了當產品出現兌付困難時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兌付,同時,對產品實行“凈值化管理”,及時反映基礎資產的收益和風險。

理財登記託管中心數據顯示,2021年末,全市場非保本理財產品規模同比增長達12.3%,銀行理財凈值化率達到93%,35家上市銀行凈值型產品佔比多超過94%。隨着資管新規的逐步落地,銀行理財產品的發展實現提質升級,推動了財富管理類業務的蓬勃發展。

周邦貴表示,后資管時代的財富管理市場呈現出的首要趨勢就是全球化——外資走進來,中資走出去,川流不息。周邦貴表示,一方面看到近幾年一些非常大的外資資管、外資銀行開始通過設立一些合資以及全資公司,加入中國的財富管理行業;另一方面,很多中資銀行也開始積極布局全球市場服務能力,加強全球投研、資產配置、協同服務等建設,尋求更多元的資產以滿足不同客群對全球市場服務的需求。

“隨着中國金融市場的不斷開放,外資機構將以更積極姿態布局中國財富管理行業,預期未來會有更多的外資機構以全資或合資等形式設立銀行理財、公募基金等財富管理機構,積极參与中國財富管理行業競合發展。”周邦貴稱。

與此同時,行業更規範化。“事實上,一個產品同時具備低風險、高收益和保本三個要素是極少,甚至不存在的。但以往許多投資者的風險識別能力並不夠強,被‘割韭菜’而不自知。”周邦貴直言,投資者需要改變對銀行理財保本剛兌的概念,深刻理解理財產品凈值存在波動風險,理財收益完全取決於實際投資結果。

周邦貴認為,近年來中國監管優化規則、統一口徑,多措并行之下不僅改善了理財產品亂象,提高了財富管理行業的規範度與透明度,也為多元市場參與者提供了更公平的市場環境。長期來看,不論在治理層、管理層,還是操作層都將會更加標準、透明、趨同及規範。 “除了規範規則,中國監管方面還非常注重金融消費者教育和消費者權益保護。不止是監管層,我們金融機構也一定要對消費者持續做好風險評估和投資教育。”他進一步表示,監管及投資者對產品及費率透明化的關注也將不斷提升,各機構在費率設計及信息披露方面可通過完善相關內部流程、升級財富管理平台等舉措,幫助投資者更清晰、便捷地獲取產品相關信息。

“另一大改變,來自數字化發展的‘高歌猛進’。隨着中國財富管理客群的不斷演變,千禧一代與X世代在客戶數量和資產的佔比不斷提升,客戶對線上渠道的青睞也在日益增強。特別是近兩年來在疫情催化下,客戶的投資習慣、交互模式、服務需求都在發生根本性變化,對線上服務的依賴也驅使着中國財富管理行業加速向數字化轉型。”

“特別是經歷疫情之後,大眾客戶及高凈值客戶對財富管理線上數字化互動的需求高速提升,我們更加看到一家銀行的數字平台建設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國內高凈值的人口快速增長,對客戶經理的專業度要求日益提升。”周邦貴直言,只有足夠多的人使用電子平台才能獲得正向的數據回饋,才能不斷優化、更迭。藉助人口基數的紅利和科技的發展,中國財富管理行業的數字化進程在國際範圍內已然遙遙領先。

“通過電子平台,一個360度的客戶畫像將非常具象,應用大數據進行提煉、分析、解構,不斷優化提升客戶生命周期管理、產品生命周期管理、資產配置、智能投顧、精準營銷、智慧風控等應用能力,提供持續、優質的陪伴式服務。”周邦貴如是說道。

客戶需求日益複雜多元,單一銀行難以也沒有必要在各個領域都達到極致。因而,財富管理的第五大趨勢是生態化。每一家金融機構都是獨立的主體,但不再是單獨的主體。周邦貴表示,應對外開放銀行建設,與市場中的機構緊密合作,加快生態布局;在內打通各業務條線,調動各部門力量,在財富管理、資管、投行、零售業務等部門和集團內其他部門及市場間建立起協同機制和文化,合作共贏降本增效。

“在此基礎上,銀行還應結合自身的資源稟賦、監管定位和發展階段進行判斷,選擇哪些領域進行深耕,形成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構築護城河,驅動財富管理集團外、集團內、部門間‘三循環’生態發展。”周邦貴稱。

多維度平衡發展、多夥伴並肩同行

從外部形勢看,全球通脹、供應鏈受阻、國際地緣政治衝突等問題短期內難以得到根本解決;從內部形勢看,新冠疫情傳播仍具有較大不確定性,中國經濟依然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等壓力。如何才能在內外壓力和不確定風險中“逆風穩步前行”?

早在多年前,星展銀行便深知多元資產配置策略的重要性,在核心資產中引入杠鈴策略(Barbell Strategy),並於2019年8月28日設立DBS CIO杠鈴指數。2022年全球市場通脹高企,多個國家紛紛採取緊縮政策,“杠鈴組合”也在此刻發揮其功效。

周邦貴表示,所謂杠鈴策略,指的是同時持有成長型資產和穩定現金派息的收益型資產的策略,持有比例應市場的變化而作出相應的調整。杠鈴策略的好處在於,既能以不同的投資主題來捕捉市場機遇,也能獲取穩定的現金派息收益;既能對應不同投資者的風險偏好,也能分散風險以應對國際環境的變化。

考慮到當下市場估值正處於低位,且政府不斷推出有助於推動企業盈利持續增長的政策,星展銀行建議在杠鈴策略中增持發展策略清晰的中國優質企業。星展銀行還提出在組合中加入全球盈利穩定增長、現金流充裕的優質企業,例如科技企業、醫療企業;增持朝陽行業中的企業,如以內容取勝,且市場需求持續增長的行業,例如音樂、視頻、電競等通信服務行業;增持定價能力強、無懼通脹導致的成本提升、有絕對定價能力的行業,例如能源、必需消費品等。

“杠鈴”的另一頭是更穩定、更高的股息收益型標的。星展銀行認為,包括能源、公用事業、工業、中國大型銀行個股,以及新加坡REITs都是可選項。此外,成熟市場國債,特別是具有流動性和價格優勢的中等久期的國債也是較好的組合。

為抵禦不確定性風險而做出轉變的除了投資策略,還有金融機構經營策略。面對空前的時代發展機遇、日益激烈的同業競爭,以及全球經濟格局和疫情的不確定性,星展銀行也開始對其中國市場的財富管理轉型展開更體系化的布局,在多業務上平衡發力。

“2021年,星展中國着手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由於消費金融業務為純線上開展的全國性業務,不會受單一城市疫情影響,目前各項業務進展順利。”周邦貴表示,受到大的經濟環境影響,業務開展以來一直實時監控並不斷改善,針對不良賬款苗頭星展立刻做出調整,收緊風控標準。6月以來,不僅整體資產向穩,新進客戶群體的質量也明顯提升。

在周邦貴看來,中國市場消費金融業務的發展非常迅速,業務模式也非常成熟,但是在高速發展中,如何平衡好收益和風險的關係,提高客戶的綜合體驗是難點也是關鍵。

“監管機構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法規,清晰地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我們也將充分借鑒母行在各個市場的經驗,與合資機構中郵消費金融一起做出有特色的產品,讓客戶能更放心、更有底氣地消費。”周邦貴稱。

星展中國周邦貴談財富管理:要拓“疆土”,更要固“城池”

粵港澳大灣區也是近年來星展銀行的重要發力點。隨着跨境理財通的正式推出,星展銀行(香港)成為唯一一家在跨境理財通計劃下擁有三家“南向通”合作夥伴的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深圳農商銀行、星展中國),並打造了一系列獨特的產品。

2022年5月,跨境理財通內地已報備試點銀行擴增至28家。深圳農商銀行入選深圳地區新增試點銀行名單,成為具有“跨境理財通-南向通”業務資格的全國首家農商銀行。星展銀行繼續採用多合作夥伴策略,與深圳農商銀行成為最新的“南向通”合作夥伴,雙方在為大灣區投資者尋找新機遇的道路上迎來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隨着跨境理財通的開通,投資者可以買的產品也會越來越豐富,星展銀行也將持續為大灣區內不同城市的個人投資者帶來優質和國際化的財富管理體驗。”周邦貴表示。

高凈值人群新動態:要發展,更要防禦

據周邦貴介紹,星展銀行將面向中國市場上的財富管理的服務重點定位於專註高端客戶的豐盛理財貴賓服務,為客戶配備了包括理財經理(RM)、財務規劃顧問(TBS)、投資顧問(IC)的“1+2”財富管理團隊。財富管理團隊將圍繞着客戶的家庭財務目標,比如“家庭保障、子女教育、退休養老、資產傳承和財富增長”等五個方面提供全方位的資產配置。

作為亞洲實力雄厚的金融服務集團之一,星展銀行利用地區優勢,幫助客戶發掘亞洲市場的商機與潛力。“無論客戶希望緊抓大中華地區的經濟增長,還是計劃進入東南亞國家發展,抑或有意掌握其他亞洲市場的投資契機,我們都能夠協助客戶順利達成目標。”周邦貴稱。

星展中國周邦貴談財富管理:要拓“疆土”,更要固“城池”

隨着經濟的不斷發展,中國的高凈值人群數量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第一代傳統家族企業經歷了大浪淘沙,新一代年輕的財富創造者在新興行業中崛起,譜寫全新的家族篇章。 2020年至今,周邦貴從高凈值客戶身上看到了規劃思路上的變化共性:要發展,更要防禦;要拓“疆土”,也要固“城池”。

事實上,這場席捲全球的疫情讓世界範圍包括中國的高凈值人群意識到一些之前忽略的盲點,從而促使他們開始深究此前被忽視的結構性問題,包括財富保值、遺產規劃和家族治理,同時也促使他們重新思考他們在社會中的角色與責任。比如,思考如何對社會進行負責任的投資,而不是單純捐贈資金;比如思考除了創造財富,還要產生有意義的影響,成為一股永續的力量等等。

然而根據星展銀行的研究報告,亞洲大多數企業(相當一部分屬於高凈值人群)所有者都聲稱有傳承規劃,但所謂的規劃只停留在口頭。到了實際執行,傳統和文化才是重要考量。一方面是老一套的傳承準備,另一方面是新一代接受現代規劃,世代繼承規劃的衝突亟待解決。

Wealth-X的數據顯示,到2030年,亞洲的代際財富轉移接近2萬億美元,而全球範圍內凈資產超過500萬美元的家族將有15.4萬億美元的巨額代際財富轉移,當中包括企業所有權、財產和其他資產,以及更廣泛的家族財務問題,如慈善基金會和藝術藏品。由於轉移過程經常出現失誤,70%的富裕家族或將在第二代傳承時損失財富,高達90%的家族則有可能在第三代傳承時損失財富。

周邦貴表示,為滿足高凈值人群的財富傳承規劃、家族治理和企業繼承方面服務的需求,會涉及包括境內、外財富傳承架構設計,以及境內、外複雜稅法的應用。近年來,高凈值人群對“家族辦公室”的概念有所啟蒙,新加坡“家辦式”的理財概念走進中國,和本土理財結合,更好地服務本地客戶群。

星展中國周邦貴談財富管理:要拓“疆土”,更要固“城池”

“新加坡作為全球乃至亞洲家族辦公室中心的優勢包括穩定的營商和政治環境,強大的法律監管體系,以及眾多的金融、投資和財富管理人才。”新加坡立傑律師事務所稅務、信託和私人客戶業務部主管Vikna Rajah表示,一般來說,家族辦公室顧問具有三個“關鍵工作職能”,如理解家族的財富管理和繼承需求、提供投資建議和評估財務資產組合表現,以及就家族辦公室的運營提供建議。此外,家族辦公室顧問及專業人員應能與家族辦公室建立有效的溝通機制,發展牢固的工作關係,並確保家族辦公室能夠實現最佳目標。

“家族辦公室為家族財富的投資和管理提供了一個高效、透明的結構。在遵循家族章程及創始成員制定的投資管理下,家族辦公室可以確保通過財富的代代相傳實現財富保值增值。這將有助於最大限度地減少家族成員之間的糾紛,並確保家族事業的持續繁榮。” Vikna Rajah表示,與外部服務提供商相比,家族辦公室沒有銷售特定產品的目標或動機。此外,家族辦公室的投資戰略通常會與深刻的家族文化信念及某些特定投資行為相一致。

世事萬變、模式多變,不變的是以人為本的財富管理理念。周邦貴強調,不論是面對高凈值個人還是高凈值家族,只有真正以客戶為中心,才能從了解客戶走向理解客戶,成就客戶的美好生活。

“除了具備‘根據客戶不同人生階段打造不同資產組合’的能力外,我們還應始終保持真誠、識得社會冷暖,明白以人為本的道理。財富管理理的是財,處的卻始終是人。”周邦貴稱。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