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8:0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無論年齡大小,與外界溝通的責任總是落在聽障家庭中的健聽者肩上。拆遷隊上門時,7歲的李楠楠代表全家簽合同,其實她連上面的字都認不全。

“我感覺這一生都在歷劫。”張娟生下聽障兒子后,全家人去做了DNA檢測,發現家族中健聽者有致聾的隱性基因,後代先天失聰是概率問題。

“你可棒了,你會打暗語。”李楠楠主動教健聽的女兒學手語,女兒覺得多了一種技能,上幼兒園更自信了。舊日撕不掉的標籤成了令人驕傲的存在。

責任編輯:譚暢

無聲家族中的健聽姐妹,穿梭在兩個世界

2022年9月,河南新鄉,李楠楠(右)和丈夫在他們開的無聲火鍋店裡。 (南方周末記者 高伊琛/圖)

很長一段時間裡,32歲的李楠楠和表姐張娟都是家中的少數群體——她們聽得見。

家裡人大多數聽不見,包括她們各自的父母和外祖父母。作為聽障家庭中聽力健全的孩子,就像2022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健聽女孩》講述的那樣,她們是生活在無聲世界的家人們連接外界的橋樑。

但在電影之外,健聽子女的處境仍鮮為人知。這一群體人數並不少,中國聽力障礙者近3000萬,而在聽障者組成的家庭中,約90%育有聽力健全子女。上海大學文學院中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主任倪蘭在2022年的文章中披露了這一數據,並稱相較於聽障者,健聽孩子受到的社會關注更少;他們聽力正常,卻因出生於聽障家庭,常常處在無聲與有聲兩個世界的邊緣地帶。

過往十餘年間,妹妹李楠楠和丈夫在河南新鄉開着一家無聲的火鍋店,累計為三十餘名聽障者提供了就業崗位——這是她對養育自己的聽障家人的回饋。姐姐張娟是幼兒園老師,也是聽障孩子的母親——她陪伴孩子完成康復訓練、學會說話,回歸健全孩子的學校就讀。

姐妹倆很少提及,穿梭在兩個世界中的感受。  

小小當家人

無論年齡大小,與外界溝通的責任總是落在聽障家庭中的健聽者肩上。

小時候,年齡僅差一歲的姐妹倆在姥爺家生活,聽不見聲音的姥爺是家中主心骨,她們口中的傳奇人物。

姥爺是一家皮革廠的正式工,有見識,也很勤快,什麼事兒都安排得井井有條。上班前,在家把米飯蒸好,菜備齊洗凈,中午回來馬上能下鍋。到了傍晚,在路口支個小攤,給人修自行車。李楠楠總跟在姥爺屁股後面跑,性格也隨了他,堅強、果斷。

一家人住在皮革廠家屬大院。有一天,拆遷隊上門,繞過在家的姥爺、姥姥,徑直找到了李楠楠,說要拆掉他們的房子。她那時7歲。

“你要把房子拆了,你讓我姥爺住哪兒去?”她問。

拆遷隊給她解釋,四合院的平房要拆掉蓋成樓房,他們安排了新房子,可以讓姥爺選樓層。

“你得跟我說清楚。”李楠楠像個小大人般回復,隨即將大院里的叔叔阿姨都喊了出來,問“這人說得對不對”。鄰里街坊們給了肯定的答覆,李楠楠才拍了板,跟項目經理去簽合同。其實她剛上小學一年級,連合同上的字都認不全。

現在回想起來,姥爺在上海讀過書,識得字,“相當於現在的大學生”,難道不能出面代表全家簽合同嗎?受損的聽覺阻礙了姥爺和外界的交往,也剝奪了本應屬於他的當家權。

“溝通是像一座大山一樣的障礙,越不過去。”2022年9月,李楠楠的丈夫王偉松在火鍋店向南方周末記者感慨,他們的二女兒悅悅如今6歲,還在上幼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