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8:4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魯政委:穩增長首先要暢通循環

以下觀點整理自魯政委在CMF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2022年9月)上的發言

一、8月數據解讀——略超預期

對於8月份的數據情況,我概括為一句話,就是穩大盤政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8月份數據總體略超市場預期。最後看到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數據,零售數據和工業增加值數據都出現了反彈,從這個意義上是超預期的。這主要是政策引導結構變化起到了非常明顯的作用。一是政策對新能源汽車的刺激起到了多方面積極作用。工業增加值的回升很大程度上來自於汽車,工業企業投資或者企業投資回升主要來自於新能源汽車領域。消費回升汽車起到巨大的作用。一句話概括,汽車刺激既帶動消費,又帶動工業增加值,還帶動了投資。二是對新能源領域的投資,國家進行各地的風光大基地建設,包括分佈式新能源鼓勵,這些都是政策引導結構變化的非常積極的反應。

二、下半年經濟形勢——穩增長為頭等大事

下半年總體看法還是需要把穩增長作為頭等大事。具體有兩個方面。一是從外需來說放緩可能會繼續,需要引起注意,同時海外主要經濟體的緊縮仍然在進程中。二是內需擴大總體上還是要讓地產循環暢通起來,內需有很多方面,如果要抓住中間的核心和重點,眼下還要讓地產循環暢通起來。中長期角度人口結構、城鎮化、中國房地產不能永遠保持過去幾年的增長,那麼現在的關鍵是是否能讓這個過程變得更平穩。同時大家覺得地產是一個趨勢的變化,和限購政策無關,那既然無關是否可以放開。我記得十幾年前有專家說,這是一個“降燒葯”,現在燒確實也降下來了。所以,這個藥方就需要進一步優化了。

(一)釋放改善性需求,這有很大的空間。一類是對新房子的需求。現在城裡接近一半人的房子房齡已經超過了二十年,在這當中還有差不多一半的房子房齡在三十多年,這意味着沒有電梯,很可能衛生間也不是很好,廚房的配備也不像現在這麼現代,這一部分人應該有改善性需求可以釋放出來。

(二)讓價格機制恢復彈性。現在一方面整體房地產庫存居高不下,特別是二三線城市都非常高,但價格好像不怎麼動,這樣就影響了市場出清的速度。不論是賣房子的地產商還是買房子的百姓都希望降一點,但房價就是不動,那麼大家就會持幣觀望。

(三)重視恢復地產暢通的時間。從循環的角度,忍的時間越長被梗阻組織的機能喪失的面積就越大,最後被救回來的希望就來得越小,就越不容易。為了讓寶貴的時間能夠被抓住,我們要遵照中央說的“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分清中央和地方政策應該承擔的責任和角色。因為房地產調控到現在,之前是國家層面出了很多政策,地方層面也出了很多政策;很多房地產公司是全國層面經營的,在這種局面下,中央全國層面要動手,地方也要動手才行,全國和地方結合起來。地方的責任是保證價格的平穩,全國的責任是要保證循環的暢通。

三、市場轉折點上的重點關注問題

現在我們面臨很多超長時期的因素在轉變,在轉折點上風雲際會,我們也面臨了很多結構性的變軌,以前在那個道上跑,現在要換到新道上跑,至少有幾個影響因素。

(一)百年變局加速演進下全球產業鏈重構。過去大家講全球經濟一體化,後來又講區域化,大致以美國、歐洲大陸和亞洲三個區域各形成一個區域性產業鏈中心,但是這次全球的能源危機不管是什麼原因,有人說能源價格上漲是在俄烏衝突之前,有人說在之後,反正我們看到歐洲的電價漲了十倍,歐洲的氣斷了,澳大利亞的電價也漲了六倍。這意味着無論過去的工業基礎有多強,拖下去就直接被摧垮了。最主要的不僅是能源貴,更是沒了工業的原料。所以這就意味着全球產業布局會再度調整,考慮到不同的產業成熟度和承載能力,產業重新擺布,只能更多地向中國。“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如果注意到德國對我國的FDI今年上半年是去年同期的兩倍。我們就要抓住這次全球產業鏈重構的機會,進一步塑造中國作為全球供應鏈核心,公共物品核心地位的角色,維持全球產業鏈的連續性和穩定性。

在這個大背景下,要進一步暢通中歐班列,改變目前的經濟地理。我們已經注意到以前跑不滿的中歐班列由於速度更快、效率更高,算起來比海運成本更低,在疫情下跑滿了。同時,也看到我們勞動力人口過去是孔雀東南飛,主要去廣東、東南沿海打工,現在開始孔雀向南飛了,不僅是東南還有西南,開始去了四川盆地,因為那裡有很多出口通過中歐班列開始出去了。紡織品、運動鞋服不僅去東南亞還有很大一部分去了中部省份河南,這都是我們所講的交通改變的經濟地理。為什麼沿海能夠發展起來,是因為在過去缺乏高速列車的情況下,海運跑得比陸地快,只要火車貫通以後速度很快,運量同樣很大,這一點非常關鍵,我們要堅定地推下去,讓它暢通起來。中歐班列使得過去教科書上所講的產業梯度轉移理論變得更為現實,使得內地可以變為出口便利的“沿海”。當然,目前中歐班列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獨聯體國家的軌距和歐洲、和我們的軌距都不一樣,中間要重新吊裝。如果把軌距統一起來,一氣開過去,這樣基本上只用換車頭不用換車皮,基本上就是屬於無人運輸模式,顯然優於海運(還需要海員),速度就特別快了。

(二)房地產的中長周期轉變問題。房地產的中長周期已經來臨,也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我們如何面對增量角度沒了地產的經濟呢?這裡涉及到兩點,一是做好房地產由一級市場向二級市場變化,一級市場是鋼筋水泥蓋房子,二級市場是房屋的租賃流轉修繕。二是做好房屋的更新,現在只有小更新,小打小鬧,每五六年、七八年把家裡重刷一遍,但大一點的更新怎麼做?國內還沒有成體系地發展起來,這種機會還是挺多的。

綠色轉型及債務問題。這是兩個問題,我為什麼放在一起,因為最後解決的方案是一樣的。不同的機構估計,綠色轉型未來幾年需要一百萬億到四五百億人民幣,這個錢怎麼出,媒體經常討論金融要支持綠色轉型。其實這不叫支持,而是需要有錢進行。

比如光伏、新能源車、風電都是一樣的邏輯,所以要形成一套可以市場化盈利的邏輯,要形成現金流,不能收錢的可以收錢,錢收的不夠覆蓋本息支出的可以多收一點來覆蓋本息支出。這就和所謂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融資平台投資是一個邏輯。融資平台投資、隱性債務的產生就是投了但不能收錢,因為沒有為它建立一套收錢的機制,或者說收錢收太少不夠覆蓋本息。未來十年,對於我們非常關鍵的就是公共服務價格體制機制的改革,這既能夠在相當程度上解決債務壓力,又能夠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中國綠色轉型的問題,所有起作用的關鍵是搞對價格,這是未來十年的關鍵,也是學者持之以恆要深入研究的問題。

(作者為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魯政委:穩增長首先要暢通循環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