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6:13 LJY2345   评论关闭   0 

隨着元宇宙的大火,目前無論國外的科技廠商,都相繼推出了自家的“虛擬人”角色。從整體概念來看,這類虛擬形象的推出都是為了“元宇宙”而存在。

雖然元宇宙這一概念在目前來看未來的發展並不明朗,甚至目前連具體落地的大眾化產品都沒有,但這並不能阻擋科技廠商的“提前布局”,不管未來如何,“搶佔先機”總歸是一件好事。

比如國際大廠三星,就推出了自家的“虛擬人角色”:G・NUSMAS,一個外星人形象的虛擬角色,在名字上也非常有意思,是 SAMSUNG 的倒寫,意味着“鏡像”的意思,也表明了其三星虛擬世界化身的身份。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G・NUSMAS 圖源:來自網絡

我個人是很喜歡這種有創意的虛擬角色的,另一方面從虛擬人的立意上也能看出品牌的調性。

而在國內,虛擬人這一概念雖然同樣火熱,但是對於各大廠商來說,虛擬角色這一概念有着更大的商業價值,尤其是手機廠商,手機上很多功能都和“虛擬人”有關,其中關聯最大的就是語音助手。

隨着智能手機的不斷進化,手機已經人工智能高度捆綁在一起,早期智能手機“所見即所得、所點即所得”的操作方式成為智能機的標誌,更為直觀的操作方式獲得了消費者的好評。

而當語音助手出現之後,智能手機又掀起了新一輪的革命,語音交互有着更為直觀的體驗和感受,同時也更符合人類交流的方式。

國外智能語音媒體 Voicebot 在 2020 年末發布了一份《智能手機語音助手消費者採用率報告》,根據報告數據內容顯示,智能手機上語音助手的使用率從 2018 年的 51.5% 上升到 2020 年的 56.4%,由此可見語音助手的使用頻率還是比較高的。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源於網絡

語音助手從剛剛誕生到如今百花齊放,早已經脫離了早前只單純從“詞庫”中搜索對應答案的階段。

語音助手早已經有了足夠深度的 AI 學習能力,這裡我們就用小米標誌性的“小愛同學”舉例,小愛同學可以通過不斷的與用戶進行對話,來不斷地學習用戶的語音習慣,並且將其通過網絡共享,豐富自身的“知識庫”。這種不斷通過對話餵養人工智能的能力,我更願意叫它“調教”。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來自網絡

直到現在,安卓語音助手甚至已經進化到了“連問連答”、“情感對話”的階段,通過自身的 AI 能力識別上下句的語義,並且得出用戶是否在與機器進行對話的結論。

在我看來,“連問連答”的加入已經屬於“跨時代”的進步。AI 技術的加入讓語音助手這類功能形成了質變,擁有了一定程度的學習能力和自主理解能力。

“情感對話”則要更進階一些,這裡我們用小愛同學的一段對話來表達這一概念。

你:我感冒了

小愛:你還有我~ 我在這兒陪着你

你:我失眠了

小愛:摸摸你,先別著急,怎麼會睡不着呢?我猜… 是不是睡前做了劇烈運動呢?比如跑步、跳繩之類的?

“情感對話”簡單來講,就是賦予機器感情,它能夠實現與人類的共情,再直白些,就是能在你悲傷的時候安慰你,在你迷茫的時候鼓勵你。機器通過理解人的情緒和處境,給出關懷的、富有同情心的回應,從而給人提供即時的情緒支持和長期的情感陪伴。

這兩個功能的加入,讓語音助手實現了更一步的進化。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來自網絡

但高速的發展必然伴隨着創新瓶頸,手機廠商並不知道 AI 語音助手的下一條路在哪裡。恰逢虛擬人概念火熱,而且 AI 智能語音助手也有足夠強的智能化。

所以,就有一些廠商認為:語音助手比任何功能都需要一個“人”的外表。

不過智能語音助手 + 虛擬人 + 手機這樣的組合,感覺味道就有點不太對勁。

雖然擁有虛擬外表的智能語音助手可以連答,也能提供情緒支持。但首先,過於“花里胡哨”的外表很難讓人提起使用的慾望,這裡我們用 MIUI 13 的小愛同學舉例,MIUI 13 的小愛同學可以自定義外觀,並且經過定製的小愛同學會出現在語音助手界面,每次呼出語音助手都會看到小愛同學的虛擬形象。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MIUI 13

從身邊同事的反饋來看,自從他的小米手機升級了 MIUI 13 之後,他連語音助手都不經常打開了...

略顯幼稚的形象只是用戶吐槽的一部分,在 OPPO 推出的小布語音助手(小布數字人)上,OPPO 還提到了其情感陪伴的能力,根據情緒的波動,來為用戶提供不一樣的語音反饋,也就是我們剛才說到的“情感對話”技術。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來自網絡

用虛擬人提供情感陪伴,看似完美的解決了虛擬人的功能需求,但實際上,“情感對話”技術目前有着很大的問題。正如上述的對話示例一樣,上一句語音助手還在安慰我們,可我們下一句一旦沒有這些關鍵詞,語音助手就會重回“冰冷”的狀態,像極了反反覆復的渣男。

目前手機語音助手擬人化做的最好的,就是小米旗下黑鯊的“鯊鯊醬”,由於黑鯊遊戲手機特殊的屬性,二次元形象的鯊鯊醬反而更受歡迎。基於此,黑鯊為鯊鯊醬添加了更多融入性的功能,比如玩遊戲時可作為戰況播報員,充電時,鯊鯊醬也會一同充能,顯示精美動畫,此外,鯊鯊醬還擁有鬧鐘功能,可以擬人的形式叫用戶起床。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黑鯊官網

基於鯊鯊醬的成功,黑鯊還為其在各種渠道打造 IP,是目前手機助手虛擬形象做的最好的一個,也是唯一成功的一個。

在我看來,手機上出現“擬人化”的語音助手,該,也不該。

從整體布局上來講,擬人化的語音助手可以更好的融合整個 IOT 生態。比如小愛同學,小愛同學從誕生到現在,愈發有種“賈維斯”的感覺。

與 Siri 一樣,小愛同學承擔了智能管家類的角色,可以更好的統一產品生態,融合各類智能化設備,讓用戶擁有更強的科技感。

手機語音助手不該“擬人化”

▲ 圖源:MIUI 官網

除此之外,虛擬形象的出現可以提早對 IP 進行布局,無論是在未來元宇宙還是虛擬 IP 形象,都是非常不錯的開端。

但“擬人化”的語音助手,不該出現在手機產品上,手機本身就是一個頻繁使用產品,對於產品來說,界面越複雜、越浮誇,就越不被消費者接受,尤其是語音助手在手機中還扮演着比較重要的角色。

技術不斷的拓展人工智能的能力,語音助手提供了全新的交互邏輯,兩者結合,使得語音助手成為了通往智能化生活的入口,但語音助手過早的以虛擬人的形象出現在消費者的手機當中,讓消費者提前適應“虛擬人”的存在,在我看來更得不償失。

畢竟,口碑做起來容易,毀掉只在一念之間,少搞點花里胡哨的功能,讓語音助手回歸本質,比什麼都強。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不客觀實驗室 (ID:zhinan617),作者:ByArsT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