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4:21 LJY2345   评论关闭   0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天協文化是最早將西方藝術特展引進中國大陸的民間機構,也是國內持續舉辦此類展覽的機構之一。

近些年,西方大師傑作頻繁到上海展出,2011年的畢加索中國大展、2014年的印象派大師-莫奈特展、2015年的印象派大師-雷諾阿特展、2016年的蓬皮杜藝術中心現代藝術大師展、2019年的西方繪畫500年……以上羅列的展覽,背後有一個共同的主辦方——天協文化。

天協文化是最早將西方藝術大家特展引進中國大陸的民間機構,也是國內持續舉辦此類展覽的機構之一。其引進的展覽,曾經輾轉於世博會後的中國館、民生美術館、K11美術館、外灘十八號、上海展覽中心、寶龍美術館等不同場館。直到2019年年底,天協文化擁有了自己的場地,它與新華髮行集團合作,租下了久事國際藝術中心的1至3層,創立了東一美術館。

東一美術館所在的久事國際藝術中心位於中山東一路1號,建築原名為“亞細亞大樓”,建於1916年。這座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非常適合展出西方經典名作。9月9日和15日,兩個新的展覽相繼在此開幕。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烏菲齊大師自畫像”是東一美術館與烏菲齊美術館五年十展計劃的第一個展覽。烏菲齊美術館的瓦薩里走廊曾以自畫像收藏而聞名於世,從十七世紀開始,美第奇家族就有意識地收藏自畫像,時至今日,烏菲齊美術館收藏的自畫像已有1800多件。

本次展覽中,既有拉斐爾、倫勃朗、維拉斯凱茲等古典大師的自畫像,也有夏加爾、莫蘭迪等現代畫家的自我描摹,還有草間彌生、蔡國強等當代藝術家的自我呈現。這些橫跨了數百年的藝術家,或以精心設計的布局展現自己的志得意滿,或以蒼涼不羈的筆觸描繪自身的落寞失意,其中一些女性藝術家的作品更是揭露了藝術史中的塵封過往。畫作旁邊,詳盡的展簽將每一張作品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

“現代藝術100年”展示的是意大利國家現當代美術館的藏品,57件展品創作於1865年至1972年間,包括克里姆特、梵高、塞尚、莫奈、杜尚、米羅、波洛克、考爾德等43位藝術家的作品。這場展覽的背景是2022中意文化和旅遊年,雖然疫情阻礙了人們往來交際的步伐,但文化交往不會停歇。

在兩大展覽舉辦之際,天協文化總經理、東一美術館執行館長謝定偉接受了第一財經的專訪,談起持續運作海外引進展覽的甘苦、與海外美術館交往的心得、運營東一美術館的經驗、疫情對於展覽的影響,以及,對於上海文化消費市場過去十年變化的觀察。

他坦承,而今一場商業展覽的票價對於普通民眾來說並不算便宜,他解釋了這背後的原因:因為成本居高不下,收支平衡還是要看運氣。同時,對於當下展覽良莠不齊的現象,他也給觀眾透露了分辨一個展覽好壞的方法:只需要注意展覽的展品來自哪裡,那些知名的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第一財經:從2011年“畢加索中國大展”開始,天協文化做海外展覽引進已有十一年,最早的緣起是什麼?

謝定偉:引進畢加索展是一個偶然的機會。2010年底的時候,上海世博會剛結束,我遇到一位朋友,偶然談起巴黎的畢加索博物館要巡展到台北。畢加索博物館是法國的國立博物館,當時它正要進行裝修改建,博物館打算將展品借出做巡展,以此籌集經費。當時博物館有兩套展品,一套在歐美巡展,一套在亞洲巡展,畢加索博物館館長希望展覽也能到上海。這位朋友就問我:你要不要做這個展覽?我說可以。於是我們成立了天協文化公司,開始籌備展覽。

實際上,做國外的展覽,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莫奈,亞洲人都比較喜歡印象派,其中最有名的是莫奈。做完畢加索展,我就跟朋友說,希望做莫奈展。朋友介紹了巴黎瑪摩丹莫奈博物館。於是,我飛到法國,拜訪瑪摩丹莫奈博物館,協商辦莫奈展。西方博物館出借作品要安排檔期,這批作品從2013年11月到次年6月有空,剛好可以辦兩次展覽。我希望是春夏的時候在上海展覽,而冬天春節期間正好是台北辦展的最好時間,所以莫奈展是11月先在台北舉辦,3月再到上海。

第一財經:聽說2011年的畢加索展未能收回成本,而2014年的莫奈展則有盈餘。在你看來,其中主要原因是什麼?這對你後來的展覽有哪些影響?

謝定偉:其實畢加索大展有20萬觀眾,也不是少數。但問題是成本太高,主要是場地租金太昂貴,也有我們控制成本經驗不足的原因。

起先我們想在上海美術館辦展,就是現在的上海市歷史博物館的建築。但在2011年3月,文化部下達政策,要求全國省市一級的美術館、博物館全部免費開放,不能再賣票了,我們只能臨時再找場館,當時也沒有別的選擇,最後去了中國館,可惜的是中國館的租金極其昂貴。

別人會問,租金高為什麼還做呢?一方面是場地別無選擇,另一方面是我們還抱有希望。參考台灣的經驗,他們企業辦展比我們早了10多年。台北大約有270萬人,他們辦奧賽博物館展有70萬觀眾,上海世博會的清明上河圖到台北展出,參觀人次100萬。整個台灣大約2300萬人,相當於上海的人口。所以當時我們覺得,上海展應該也可以有70萬觀眾。但實際上,當時民眾對藝術的接受程度還比較低,最後畢加索展達到20萬觀眾。在今天看來,這個人數還是非常高的,但由於租金和其他成本太高,導致收支不能平衡。

後來2014年的莫奈展有40萬觀眾,收回成本且有盈餘,這不見得是說莫奈一定比畢加索更受歡迎,這其中有很多原因。首先我們意識到,地點很重要。莫奈展在K11,是淮海路上的黃金地段,周圍有很多高檔住宅、寫字樓、商場,消費群體多。其次是交通方便,地鐵站出口就是我們的售票台。還有場地業主K11對展覽很支持,他們自己也做美術館,在冠名贊助、場地租金及物業管理上給予了很大支持。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第一財經:後來有一段時間,中國做了很多海外引進展覽,但其中有些作品良莠不齊,有些甚至真假難辨。你怎麼看這樣的現象?

謝定偉:我們做完莫奈展,引起市場關注,正好政府也開始提倡發展文化產業,所以許多公司也開始辦展。

但是,辦藝術展是專業性要求比較高的行業,並且有它的自身規律,並不是有個場地,投一筆資金,就能辦好展覽。結果有很多展覽內容不佳、名不符實,不能達到預期目標。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主辦者對藝術展覽行業缺乏了解和不具備專業知識。

假如觀眾光憑展覽的宣傳說得很好,名頭很響,就買票看,遇到質量差的展覽就會大失所望。因此,要辨別一個展覽好與不好,有一條建議:觀眾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展覽的展品來自哪裡?是哪個博物館、美術館或者藝術機構?知道來源是最能說明問題的,因為如果是畢加索博物館、瑪摩丹莫奈博物館、烏菲齊美術館這類知名的藝術機構,他們不可能砸自己招牌,不可能輸出質量很差的展覽到國外去,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第一財經:之前你在中國館、民生美術館、K11、外灘十八號、上海展覽中心、寶龍美術館等各個場地辦展。固定的場地對你來說意味着什麼?東一美術館建築和它的展覽空間,有怎樣的特點?你會如何安排展覽?

謝定偉:我們一直沒有固定場地。上海很少有可租賃的專業場地適合辦藝術展。上海博物館、中華藝術宮、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這三大館是公立的,不能賣票或票價有限制,我們也去不了。

在世博中國館辦畢加索展,為了保證恆溫恆濕,我們蓋了館中館,抬高了成本。後來的莫奈展和其他展,由於臨時租場地,展廳改造都使成本增加。

外灘十八號的達利展,國外借展方比較喜歡古典建築。與蓬皮杜藝術中心合作的展覽是在上海展覽中心,之前我們已經在此地做了雷諾阿的展覽,外方也認可上海展覽中心的建築,但租金也是天價,只能咬咬牙接受了。後來,我們租寶龍美術館做了西方繪畫500年展。我們一直在打游擊,打一槍換一個地方。2019年,我們找到久事國際藝術中心,租下2樓、3樓和1樓的一部分,成立了東一美術館,這是一個固定的場地。

有固定場地當然是好事,可以降低每次換場地的改造成本。東一美術館是由歷史建築改造而成的展館。歷史建築有它的吸引力,但也存在內部結構的限制。這個展館比較適合做架上繪畫展。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第一財經:在與國外重要美術館打交道的過程中,你覺得他們比較注重的是哪些方面?作為為數不多一直在堅持引進海外高質量展覽的民營藝術機構,你覺得天協有怎樣的優勢與劣勢?

謝定偉:第一,他們會看你以前辦過什麼展覽;第二,他們會看你在什麼地方辦展,場地是否符合要求。然後,他們也會看你有沒有契約精神,看你的辦展經驗和口碑。

他們一般都願意跟我們合作,因為我們做了這麼多年,有豐富的辦展經驗。另外,國外藝術機構一般不了解中國的情況,他們會根據使領館的推薦與我們合作。

第一財經:近年,上海的一些美術館與海外美術館有重要合作,比如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藝術中心的合作,浦東美術館與泰特美術館的合作。本次東一美術館與烏菲齊美術館五年十展項目,具體是怎樣的合作?具體的展覽是如何選定的?

謝定偉:我們東一美術館與烏菲齊美術館的合作,恰逢2022中意文化和旅遊年,意大利大使館和總領事館積極推動了我們的合作。去年11月在上海召開新聞發布會時就已經定好了3個展覽。本來第一個是波提切利展,計劃今年4月開展,因為疫情延期到明年了。所以第一個展覽變成了大師自畫像展。

展覽都是由烏菲齊美術館策展。對於主題的選擇,我們可以提出建議,如果可行,烏菲齊就會着手策展,把框架主幹結構搭建起來,然後給我們一個作品清單。我們可以建議更換作品,他們也會衡量。比如這次自畫像展覽,除了拉斐爾自畫像,我們也要求提香、魯本斯、倫勃朗等等,烏菲齊特別推薦了蔡國強的作品,因為這是我們中國的藝術家。

至於現代藝術100年展,內容比較豐富。外方同意克里姆特的作品可以來,我們當然求之不得。另外,凡·高和莫奈也可以來。我們本來希望還有莫蘭迪,但是莫蘭迪的作品他們借出去了。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第一財經:疫情對於展覽的引進、準備和舉辦有怎樣的影響?

謝定偉:由於這幾年疫情,海外博物館的觀眾人數減少,所以他們有意願借展品出來做巡展,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個機會。

但疫情是把雙刃劍,雖然海外願意借展,但由於今年上海疫情防控,4月的波提切利展被迫延期到明年3月。如果有疫情,美術展館隨時可能會關門。9月份兩個展覽終於開幕,但預售票和參觀人數都受到了很大影響。

第一財經:10年前,一張門票100元是很貴的。現在一兩百元的門票好像挺多的。在你觀察,這幾年,上海的藝術展覽消費市場和規模有怎樣的變化?

謝定偉:2011年畢加索展的時候,票價是工作日80元,周末120元。當時有人說,你的票價太高了,公立美術館都是賣20、30元的。但我們是民營機構,沒有花納稅人的錢,為了收支平衡,票價只能比公立美術館高。80元定價是參考了電影票價,當時一場電影也是80元,如果他能看一場電影,也能看一場這樣的展覽。當然,按中國的平均收入水平,賣100元或200元的票,占收入比例還是挺高的。但是我們沒有辦法,成本太高,展覽行業能收支平衡就謝天謝地了。

與10年前相比,現在看展的人應該是多了。可是展覽也多了,觀眾被分流了。所以一個展覽不一定再像我們2014年莫奈展那樣有40萬觀眾,我們去年的莫奈展是26萬觀眾。

在上海做一個展覽,基礎成本越來越高,票價也越來越高。觀眾要對藝術感興趣,又要花得起這個錢,這部分人並不是太多。我認為這次疫情對我們的影響,一個是展覽能不能正常開,一個是受經濟影響,消費慾望、買票的慾望,也降低了。

引進海外大展11年,他說知名藝術機構不可能砸自己招牌

第一財經:在盈利模式上,這幾年是否形成了一套相對比較成熟的做法?在政策方面,現在是否有一些扶持?

謝定偉:盈利模式上,主要就是門票、衍生產品、企業贊助這三部分。但是在上海辦展覽,成本太高,所以票價居高不下,於是一定要與著名博物館合作,展出名家名作,做高質量展覽,才能對得起觀眾。

這些年來,我們在觀眾當中積累了一定的口碑,他們知道天協(東一美術館)做的展覽是有質量保證的。無論從內容、展陳、語音導覽還是衍生品,我們在國內都是比較好的,觀眾也比較認可。

政府現在越來越重視和提倡發展文化產業,我覺得在政策導向和支持力度上,是有許多變化的,但是對民營文化企業辦展覽的政策扶持力度不大,收支平衡在很大程度上要靠運氣。

“烏菲齊大師自畫像”展覽將在東一美術館由2022年9月9日展出至2023年1月8日,“現代藝術100年:意大利國家現當代美術館珍藏”於2022年9月15日開展,同樣展出至2023年1月8日。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