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0:04 LJY2345   评论关闭   0 

在經歷了股東解禁后股價下跌超 70% 后,商湯科技又一次站到了風口邊緣。

商湯失意:部分核心業務“消失”,高管天價薪酬爭議不斷

近日,商湯科技傳出公司裁員事宜。據此前報道,此輪調整中,商湯科技核心業務 —— 智慧城市事業群成為了重點波及領域,該事業群約 500 人離職,削減比例達 25% 以上,甚至於有業務團隊被整體裁撤。

在隨後的回應中,商湯科技方面對新浪科技表示,“今年截至目前,公司員工總數略有增長。作為一家快速發展的科技創新企業,商湯會根據市場環境及自身狀況調整組織和人才結構,以更好地滿足業務發展。商湯整體業務發展正常,社會招聘及校招仍在正常進行中,公司的人才戰略未發生變化。”

輕描淡寫的回應,掩過了公司核心業務裁員的事實,但卻掩蓋不住商湯核心業務也開始裁員背後的隱憂。

商湯沒湯了?

在脈脈上,有關於商湯科技裁員的討論仍在繼續,網友們仍好奇地追問着,“哪個部門裁員了?裁員賠償是多少?”也有網友爆料稱,商湯此次裁員重災區為智慧城市事業群,裁員比例高達 50%。另有原商湯科技員工表示,自己之前的部門,北京地區基本被一鍋端了。

商湯失意:部分核心業務“消失”,高管天價薪酬爭議不斷

商湯失意:部分核心業務“消失”,高管天價薪酬爭議不斷

熱議之下,商湯科技裁員的事實已無從辯駁。在與新浪科技的溝通中,商湯方面並未否認裁員一事。但也進一步強調,“在調整智慧城市業務的同時,商湯也正在加碼智能汽車業務。”據介紹,目前商湯智能汽車事業群已有超 1000 名員工,同時公司也仍在推進人員招聘,並且在內部開放了轉崗機會,有自動駕駛等汽車相關經驗者均可申請加入。

當智慧城市業務已然面臨規模縮減難題,新的智能汽車業務,儼然成為了商湯扭轉公眾注意力的“法寶”。然而,這真的能奏效嗎?

遍歷商湯科技發展史及歷年財報發現,自 2014 年湯曉鷗教授帶隊發表 DeepID 系列人臉識別算法以來,以智能安防為主的智慧城市業務,便快速發展成為商湯科技最為核心的業務,且長期作為商湯科技最為核心的營收來源。

據商湯科技財報,2022 年上半年,商湯科技智慧城市業務佔整體營收 31% 以上,營收佔比僅次於智慧商業業務,遠高於營收佔比僅為 9% 的智能汽車業務。而在 2021 年,智慧城市相關業務為商湯貢獻的營收比例,更是高達 45%。

當營收佔比長期超過 30% 的核心業務開始裁員,商湯科技的處境,似乎沒那麼樂觀。

要知道,在此之前,2018-2021 年間,商湯科技凈虧損額分別為 34.33 億元、49.68 億元、121.58 億元及 178 億元。即使是在調整后,虧損凈額也達 1.5 億元、11.55 億元、7.08 億元及 14.2 億元。

而在今年 6 月 30 日,伴隨着商湯科技基石投資者和早期股東的解禁,其股價也曾單日大跌 46.77%,從 1 月 4 日高點至今,商湯科技的股價累計已大跌 74% 以下,市值蒸發 2000 多億港元。

商湯失意:部分核心業務“消失”,高管天價薪酬爭議不斷

長期虧損背後,折射出的是商湯整體業務盈利難的通病。在基石投資人們也開始拋棄之後,盈利能力堪憂的商湯科技,也開始步入了裁員收縮規模的地步。

如何尋到源頭活水?

一邊是核心業務的營收下滑,同時出現人員及規模的縮減。另一邊,商湯科技的成本依然在增加。其中,居高不下的研發投入、不斷提升的銷售成本以及高管人員的天價薪酬,正在成為公司無法避免的硬性成本支出,同時不斷削減着公司的利潤率。

據商湯科技 2022 年上半年財報,今年上半年,商湯科技營收 14.15 億元,同比減少 14.3%。然而在支出方面,研發投入同比增加 14.88% 至 20.35 億元,成為了主要的支出項。與此同時,商湯科技三名董事徐立、王曉剛和徐冰,薪酬總計達到 11.92 億元,佔到了公司營收 84%。

收入的速度,遠遠趕不上商湯燒錢的速度。事實上,智慧城市業務營收下滑的背後,為了尋找新的業務增長突破口,商湯科技也在積極地布局新業務,同時推進新的業務嘗試。

在商湯科技近兩年來經常提及的智能汽車和元宇宙等業務之外,今年 8 月,商湯科技還面向 C 端消費者推出了新產品“元蘿蔔 SenseRobot”AI 下棋機器人。只不過作為商湯首款面向消費者的產品,這款下棋機器人雖然請到了郭晶晶代言,但引發的市場反響並不強烈。

截至發稿,在天貓和京東平台的旗艦店預售頁面,這款產品的月銷量也僅在百台左右。同時還引發了大量無法聯網、功能雞肋、偽需求等負面評價。。。

對於商湯科技裁員一事,多位業內人士表示並不意外。中歐資本董事長張俊對新浪科技直言:“這意料之內,情理之中的事”。也有業內人士評價指出,“傳統業務營收下滑,盈利遙遙無期,投資者失去信心,C 端新業務又需要時間驗證,商湯科技正面臨著青黃不接的尷尬。”

早些年大部分 AI 企業過於重視估值以及論文數量,卻耽誤了在商業落地環節發力,在經濟環境好的時候,靠着政府項目和市場紅利,仍能做出一些成績,但在市場環境不好的時候,這一模式開始難以為繼。

隨着 AI 技術的普及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不斷湧入 AI 這一賽道。目前,國內包括阿里、華為等在內的一系列企業,都已具備了 AI 自研能力,一些傳統企業也開始基於開開源可得的 AI 技術能力,結合自身業務與場景打造自己的智能應用。AI 領域的競爭,已經從技術比拼演化至場景、生態乃至於專業知識的競爭。

在夯實技術內功的基礎上,還是該形成自己的圈子能力,建立一些行業的護城河,而不是一味地追趕風口。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