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0 14:24 LJY2345   评论关闭   0 

備戰“超級央行周”!美元多頭持續加碼

多數機構預計美股大概率維持在寬幅區間震蕩的狀態。

本周可謂“超級央行周”,有13家央行公布議息決議,其中最受關注的無疑是美聯儲和英國央行。

各界預計,美聯儲祭出75BP(基點)加息的前景板上釘釘,且年內還將大概率加息100BP將利率帶至4%~4.25%的區間;英國央行大概率加息50BP,隨着英國政府最近限制能源價格,10月通脹率可能低於預期的13.3%。

隨着債券收益率攀升(相對股票的性價比攀升),外加貨幣緊縮打擊市場情緒,多數機構預計美股大概率維持在寬幅區間震蕩的狀態。多位外資行交易員和策略師也對記者提及,外匯市場明顯繼續做多美元(並不是說一定成功)。如果美聯儲屆時的立場比預期強硬,或推動美元指數向上突破,10月前劍指112或更高的價位。

市場為激進加息定價

根據交易員持倉報告,空頭大規模湧入短期美債,這也是因為交易員預計美聯儲仍將激進加息,推升短端債券收益率(對應債券價格下跌)。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辛普森(MattSimpson)對記者稱,美國債券收益率繼續以近乎拋物線的形式上漲,其中1年期債券的收益率現逼近4%,2年期報在3.8%(也高於10年期的3.45%),收益率曲線的倒掛現象越來越嚴重。大型投機者不憚於利用債券價格的下跌(債券價格與債券收益率反向波動),上周凈做空2年期債券35.8萬張,創下2021年4月以來最高點。

“在部分銀行預測美聯儲明年加息至5%的背景下,只有勇敢的或消息不靈通的交易員才會試圖對抗當前趨勢,沒人敢大膽預測收益率的頂部已經到來(或者債券價格的底部)。我們至少可以看出,交易員似乎相信收益率可能進一步上漲。”辛普森表示。

就在上月此時,交易員還認為更大的可能性是美聯儲將加息50BP,但在聽到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大會的強硬演講、看到穩健的非農就業報告和遠高於預期的CPI報告后,市場不僅完全摒棄了僅加息50BP的前景,甚至開始計入加息100BP的可能性。

“但在我們看來,加息100BP的預測誇張了。交易員在惴惴不安於美聯儲明確聚焦抗擊通脹和高於預期的CPI讀數之際遺漏了一個事實,即通脹率在以相對較快的速度下滑。畢竟,過去兩個CPI年率已從9.1%相繼下落至8.5%再到8.3%。美聯儲當然希望看到上月的CPI年率更接近於8%,但從其他通脹指標看,通脹明顯在快速下降。”辛普森提及,比如最近公布的紐約聯儲調查報告顯示,1年期通脹預期從6.2%下降至5.7%,3年期通脹預期從3.2%下降至2.8%,逼近美聯儲的長期目標2%附近。也就是說,高於預期的CPI可能只是一次異常情況。換言之,沒有證據證明美國正進入物價螺旋式上升階段。

高盛預計,美聯儲9月將加息75BP,11月和12月還將分別加息50BP;瑞銀證券中國利率策略分析師夏愔愔對記者表示,預計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所傳遞出的信息可能與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年會上的講話相似。瑞銀認為,目前仍有足夠多的尾部風險可能推升美國利率上行(包括通脹黏性;中期選舉中民主黨獲勝的可能性提高,這或令市場對美國國債的供給預期上升)。

此外,瑞銀還預計,瑞士央行將加息75BP,英國將加息50BP(也有加息75BP的風險)。英國國債在8月經歷了最大幅度的單月下跌后,本周五的緊急財政預算將揭曉政府為干預能源市場而需要發行多少國債。瑞銀估計,按面值計算已公布的提案將令下一財年英國國債的凈供給上升至1600億~1800億英鎊,即便是在英國央行沒有主動出售國債的情況下。英國央行計劃在本周的議息會議上對此進行投票,預計量化緊縮(QT)有理由被推遲。

美股牛市或轉為寬幅震蕩市

目前,華爾街投行普遍給出的標普500年內目標位在3800~4300點不等。上周五(9月16日),標普500跌破3900點報3873點,前低是6月觸及的3636點。

多位機構的交易員對記者提及,在經歷了上半年25%的下跌和6月下旬20%的熊市反彈之後,標普500大概率將進入區間震蕩時期。就歷史數據來看,美國中期選舉后的6~12個月,美股表現都為正,歷史勝率是100%。但現在有一種擔憂在於,當前的高通脹不可能在不出現衰退的情況下得到解決,即美聯儲會激進加息,從而提升失業率,抑制需求,以起到降低通脹的效果。

美股走過十多年的牛市,催化劑無疑就是零利率和無限放水,但目前範式轉變已經發生。除了高通脹,供應鏈摩擦、地緣政治摩擦頻發等都是容易導致通脹維持較高位置的因素。傳奇對沖基金經理斯坦利·德魯肯米勒(StanleyDruckenmiller)近期預警,未來十年股市最好的情況可能就是持平。

德魯肯米勒表示,金融資產牛市真正開始於1982年,特別是在過去十年,美股牛市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但導致牛市的趨勢不僅停止了,而且已經顛倒了。當年,美國總統說的是“政府不是解決方案,而是問題所在”;當年美國的監管層想要放鬆管制,而不是監管;全球化浪潮提高了生產率,科技創新推動物價下行。“但現在,他們不僅把腳從油門上拿開,還猛踩剎車。很有可能,市場最多會在十年內保持持平狀態,就像1966年到1982年這段時間。”德魯肯米勒稱。

高盛估計,如果美國出現溫和衰退的情景(該機構目前仍不認為美國會衰退),標普500需要下跌略低於15%,美國5年期債券收益率相對於高盛目前的預測將上升約90BP,而美元貿易加權匯率將進一步上升4%;在更嚴重的版本中,這些預測的變化更大——標普500要下跌27%,美國5年期債券收益率上升約180BP,美元貿易加權匯率上升8%。

美元多頭仍試圖加碼

在美聯儲激進加息的預期之下,美元多頭並未放棄加碼下注,儘管不少機構認為美元指數已經被高估。

不過,美元指數的走強也是由於指數中的其他構成貨幣今年過於疲軟。例如,歐元、日元一年來對美元出現了近15%、30%的跌幅。

某國有大行國際業務部外匯業務專家對記者提及,經過一個小波折,美元指數近期再次沖近110大關,“事實上這是我們模型判斷‘非常高估’的門檻,但衝破門檻不代表美元會立即回歸均衡,只是代表着趨勢的偏離很大,需要市場參與者在價格過熱時保持冷靜客觀的立場。”

辛普森對記者表示,外匯市場明顯繼續做多美元(並不是說一定成功)。美元指數繼續守住50天指數移動均線,天平仍在多頭這邊。目前,美元指數正在測試關鍵的點位110.25附近。如果美聯儲屆時的立場比預期強硬,可能推動美元指數突破上述區域,10月前劍指112或更高的價位。

目前,在岸人民幣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都維持在7以上。“強勁的國際收支平衡意味着,人民幣匯率仍完全在中國的掌控之中。”巴克萊銀行宏觀、外匯策略師張蒙此前對記者稱。但她也表示,目前將年內美元/人民幣的預測從早前的6.8調整至7.15。在她看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仍然很強,“即使美元/人民幣向7.25邁進,CFETS一籃子貨幣指數也僅是回到了2021年一季度的水平。”

多家外資行策略師此前對記者表示,在強美元下,中國可能會試圖控制人民幣貶值的速度,但目前人民幣處於較為昂貴的水平,在這一基礎上繼續抑制人民幣貶值的意義不大。人民幣對CFETS一籃子貨幣仍保持在接近102左右,比歷史平均值還高了約6%,比年初時下跌不到1%。這說明人民幣只是相對美元貶值,而相對於中國主要貿易對手仍維持在數年甚至數十年高位。

就中國股市而言,海外緊縮預期升溫壓制了A股成長板塊表現。8月經濟數據顯示,基建政策發力明顯,但地產、消費仍有拖累。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方面對記者提及,儘管短期來看,國內局部疫情影響、房地產銷量低迷、海外經濟周期下行,可能仍將一定程度上影響政策發力成效,但市場估值已經偏低,成交持續縮量表明市場情緒也已接近歷史區間的極致水平。同時市場流動性條件也較為寬鬆,對市場中期前景不宜過度悲觀。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