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01 10:28 LJY2345   评论关闭   0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軟銀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真的是孫正義所說的貪圖暴利嗎?

最近這段時間,孫正義的日子不太好過。

前不久,日本軟銀集團公布了一個極其難看的資本回報數據,今年第二季度虧損3.2萬億日元,也就是1500億人民幣;半年就虧損了6萬億日元。創下了日本企業歷史最高的虧損記錄,有人評論說,軟銀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軟銀集團是孫正義在1981年創立的,這也是這40年來,虧損最慘的一次。為此孫正義還舉辦了一個線上視頻發布會,親自出鏡認錯道歉。

發布會一開始,孫正義在PPT的第一頁展示了一幅歷史人物畫像--日本戰國歷史上的軍事家德川家康。

這個人因為野心太大、戰略太激進,被對手打得狼狽竄逃,在逃亡路上因為過於害怕而大小便失禁。為了時刻提醒自己的魯莽和過錯,德川家康就找畫家把自己當時的囧樣畫了下來,掛在自己的卧室,天天提醒自己。

借用這個歷史人物,孫正義承認自己深刻地品嘗了失敗的味道,提到自己為過去貪圖高利潤而感到羞愧,要深刻地反省,時刻銘記2022年的一系列教訓。

根據軟銀披露,其旗下的基金在全球投資了473家科技企業,沒想到今年的大環境如此糟糕,被投的企業頻繁暴雷:Wework和Uber足足虧了180億美元,韓國電商Coupang、芯片設計的ARM、外賣配送的DoorDash等公司,都是動輒幾億、十幾億美元的虧損。據說很多企業連裁員后的"補償費"都發不出來了。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迫於資金壓力,軟銀忍痛減持了三分之一的阿里巴巴股票,套現了220億美元。

那麼,軟銀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真的是孫正義所說的貪圖暴利嗎?

我認為核心原因有三點。

第一是資金規模太大,改寫了VC行業的規則,造成他們爭取項目的同時往往嚴重推高了企業估值。

風險資本(VC),就是冒着極高的風險投資早期的創業公司,投資人和公司你情我願,共擔風險。在美國有上千家VC基金,一般規模不會特別大。根據數據分析公司Preqin的統計,在VC領域,從2007到2017年這十年間,排名第一的老虎環球基金募資110億美金,紅杉資本募了78億美金,排名第20的經緯創投29億美金。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讓眾多投資人驚訝的是,2017年軟銀成立的VC願景基金,資金體量竟然到達了1000億美金,其中大部分資金來自財大氣粗的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就專門提到,軟銀徹底改寫了VC行業的規則,當時幾乎所有的VC都在召開會議,一起討論如何面對軟銀的氣勢,如何抵擋這個不速之客的猛攻。

軟銀花起錢來也是大手大腳。有人統計,整個2021年,幾乎是隔一天投一家。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一期,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就花掉了800億。在2019年成立的願景基金二期,雖然規模只有一期的一半,但投資數量截止到今年3月也達到了252筆,超過了一期的94筆。

這麼大規模體量的資金,再看看軟銀投資的一些項目,很多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VC了,畢竟拿着高額的管理費,投資企業的錢都也是1億美金起步。經濟學人就統計,軟銀願景基金雖然號稱自己是VC,但實際上投資的獨角獸企業中僅有2.8%是在其早期階段所投資的。

本來盤子就太大,為了爭取項目他們往往會進一步推高估值,造成企業估值嚴重虛高。

軟銀對想投資的公司,非常“霸道”,不惜大手筆砸錢,不給小的VC基金進來的機會。這種不計較估值的碾壓式打法,在很長一段時間無人能敵,為孫正義收攬了全球幾乎所以叫得上名號的超級獨角獸。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AI芯片,在2016年前後創立的一堆同類型的初創公司,估值都在10億美元上下,而軟銀投資的SambaNova Systems估值達到了50億美元以上。這些估值被抬高的公司,在市場環境波動的時候也存在更高的風險。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第二個原因是,這麼多高估值的科技企業要想成功,需要更多的產業支持。但孫正義沒有真正支持到產業,更沒有幫助到企業。

簡單靠投資來獲取收益是金融思維,而VC階段的科技企業要想成功,更多的是產業人脈和資源等因素。

比如"VC之父"羅克(Arthur Rock),在20世紀50年代撮合照相機廠商仙童家族資助八個科學家,創辦了仙童半導體。其中的兩位科學家諾伊斯和摩爾離職出來后,又回來找羅克要錢,羅克從15個投資人朋友那裡募了250萬美元,這就是英特爾的起源;仙童的銷售主管桑德斯也離職出來,羅克不願意投資他,英特爾的諾伊斯幫忙湊了150萬美元,這就是AMD的起源;英特爾的一位銷售馬庫拉,後來離職成為一名天使投資人,在蘋果成立的1976年,用25萬美元的投資換了蘋果30%的股份,喬布斯在回憶中提到蘋果的第一份商業計劃書主要就是他寫的。

密集迸發出來的創新,早期或許都來自同一個能力圈層,他們以產業關係建立圈子,以實力為基礎建立層次。這是資本培育、產業關係的建立、人脈之間的密切協作等綜合作用的結果。

在創立軟銀基金的時候,孫正義表示這隻基金專門投資人工智能領域的初創企業。但是一位軟銀前員工說,後來投資戰略發生了變化,廣泛地分佈在醫療、電商、物流、共享辦公和遊戲等各個領域,實際上就是一種廣撒網的VC投資模式。再後來項目太多但人手不夠、實在看不過來,就縮減了傳統的投資流程,比如取消了對創始人的背景盡調,快速完成投資交易,投完了就繼續找下一個。

軟銀半年虧損6萬億日元,憑運氣賺的錢終於憑實力虧完了?

這麼走馬觀花式地看項目,恐怕孫正義都沒太多精力去深入了解產業,更別說真正幫助到科技企業了。純粹追求回報,兩天投一家企業,投完了不管了,想着未來某一天坐等收穫果實,嚴重缺乏對產業的支持,對企業的成長沒有貢獻。迄今為止,我們沒有看到軟銀深入地在產業裡布局的任何動作,自然很難再出一批英特爾、AMD、蘋果這樣的公司。

最後一點,隨着疫情以來全球經濟動蕩,科技股泡沫開始出清,那些拿到高估值,但業務不成熟沒有健康現金流的企業就迎來了估值的嚴重下挫。由於錢花得太快,加上投資的公司單價都很高,也進一步放大了虧損。

在泡沫破滅的大潮之下,孫正義的虧損就成了定局,要為自己的賭性承擔後果了。

(作者為全球科技創新產業專家、海銀資本創始合伙人、前哨科技特訓營主理人王煜全)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