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01 7:00 LJY2345   评论关闭   0 

爆雷之後,學員們很難不認為開課吧所有員工都是騙子。但在晨晨向學員兜售“獎學金班”時,她真誠相信自己在做一件好事。

開課吧提供了漂亮話術,但大力選擇如實相告:“公司現在沒錢了,你們也沒有別的辦法。”他向學員直言最後的出路——按鬧分配。

離職后,王興向過去的明星導師喊話,要求他們向開課吧施壓。他去面試另一家做在線教育的公司,對方說“我們也是販賣焦慮”。

(本文首發於2022年9月1日《南方周末》)

一家爆雷公司里的孤勇者:“對別人有傷害的工作,我寧可不做”

2022年4月2日,北京,中關村軟件園,開課吧辦公樓。 (視覺中國/圖)

4月2日:“同學你好,咱們的返現我已經提交上去了,因為返現學員較多,部分財務老師因疫情被隔離在家中,進度會慢一些。”

4月28日:“同學你好,返現延遲到8月了,同意的話,有統一的禮品給大家。”禮品是iPad、AppleWatch和AirPods。

……

北京開課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課吧)爆雷的前兩個月,學員們源源不斷地收到不同的託詞,被告知拿不回學費。他們報名了這家在線教育公司為引流推出的“獎學金班”,並得到承諾,繳納的學費可在學習后或考試后返還——這樣的銷售話術,過去兩年間,開課吧數千名員工向學員們重複過許多次。

所以爆雷之後,學員們很難不認為開課吧所有員工都是騙子。但如果你問銷售晨晨,她會告訴你,她從不說假話。當她向學員們兜售獎學金班時,她真誠相信自己在做一件好事。

開課吧上線於2013年。在過去兩年裡,開課吧獲得融資並急速擴張;從2021年年初到年底,員工人數從1000人迅速上升到6000人。

但到2022年6月底,開課吧的創始人兼CEO方業昌發出一封內部信,稱自己目前已經負債十多個億,而公司每個月的現金流缺口在1億左右。同一個月,開課吧的員工社保斷繳,薪水停發。

隨後,外界聽到了開課吧內部孤勇者的聲音——他們曾試圖在公司不當決策時踩剎車,在公司搖搖欲墜時發出警告,在公司爆雷后帶領學員維權。

獎學金班

開課吧是晨晨獲得的第一份銷售工作。她在2020年進入公司,當時一周5天,起碼會進3批新人,每批幾百人,一輪面試,不要求工作經驗,“話能說順溜就行”。

開課吧的銷售分成三步:從各平台上通過短視頻、直播賣1元課,課程涵蓋考公考編、考研等,購買了1元課的人被叫做“線索”;銷售向“線索”發送1元課鏈接,這在內部叫“轉化課”,明星導師在課上繼續推銷,銷售負責說服學員補費加入“獎學金班”;繳費學員被分給班主任,班主任說服學員繳納更多課程費,從6000元到3萬元不等——金額越高,返還條件就越低,對於學員來說,沒有比這更有吸引力的條件了。

晨晨沒幾個月就把這份工作做得遊刃有餘。銷售發送的物料是日積月累的“集體智慧”,她的電腦桌面上擺滿了不同的文檔,她多數時候都只需要複製粘貼。

但她也是拿過全組業績第一名的好銷售,能篤定地報出產品的各種好處。

晨晨出身小城市,在她的認知里,有什麼比在線教育更公平的事情呢?她甚至勸兩個下單買9800元課程的學員換成19800元的“全額獎學金”——如果學員沒通過考試,學費全退,考過了也可以退80%。這本該是班主任的工作,和銷售無關,但她相信這更好、更划算。

遇到有人質疑,她就從走進公司旋轉門開始打開攝像頭,拍一段小視頻發過去:公司外牆上貼着大大的標誌,穿過旋轉門是寬敞的大廳,格局用蜿蜒如沙丘的木色書架隔開,架上擺滿了書;工位亮堂堂,做研發工作的人面前都擺着蘋果一體機。

到現在為止,她都懷念在開課吧的日子——每天給學員發信息到夜裡11點,開完會都12點了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
😃

切换注册
忘记密码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下载海报
  切换主题 | SCHEME TOOL